•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 <tr id="l0no5"></tr>

      <p id="l0no5"></p>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官方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城市規劃網>資訊>2020成都城市專題——走向未來——國家中心城市> 正文

      成都,一個國家中心城市的進擊

      2020-03-28 11:19 來源:鳳凰網四川綜合

      又到年終歲尾。

      這一年來,有太多城市迎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比如上海,長三角一體化之后,被江蘇、浙江、安徽三省40城所拱衛;比如深圳,拿到了先行示范區的頭銜……

      還有一個城市不容忽視,那就是成都。

      12月8日晚的央視新聞聯播上,成都作為“高質量發展基層調研行”的開篇城市,被重點報道;幾天前,在《求是》雜志發表的重要文章中,成都成為十個被點名的城市之一。

      從米爾肯的2019年度中國最佳表現城市,到2019中國國際化營商化境建設標桿城市,再到連續11年位居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榜首,這一年的成都,斬獲的榮譽可謂數不勝數。

      在全球經濟疲軟,國內外環境日益復雜的前提下,成都憑什么進擊?

      01

      今年的經濟學界,GDP“保6”之爭,算得上是2019年最火熱的話題之一了。不管持論者立場如何,一個共識性的事實是,走出高增長通道的中國經濟,正在迎來更大的挑戰。經濟提質換擋,產業轉型升級,成了多數城市面臨的難題。

      在全球經濟放緩的大背景下,成都的表現,可以說是相當搶眼。連續11個季度的增速突破8.0%,前三季度達到8.1%,遠超年初設定的7.5%的目標。

      對一座城市來說,機會轉瞬即逝。剛剛閉幕的成都市委十三屆六次全會暨市委經濟工作會議強調,“要把穩增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以自身發展的確定性有效對沖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其實區域競爭越是瞬息萬變,越得抓住比較優勢,穩中有進,才能更好地彎道超車。

      再者,在所有的經濟數據中,GDP是一個地區綜合實力最直觀的體現,但成都遠遠不僅表現在GDP上。

      比如前11月,成都的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10.3%,展現出相當活躍的投資氛圍;外貿進出口總額達到5283.1億元,同比增長17.2%,首次成為西部地區外貿“第一城”。此外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到6780.9億元,同比增長9.9%。

      投資、出口、消費,被譽為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一些城市出現轉型壓力,無非是傳統的投資依賴型路徑陷入瓶頸。對比來看,成都可謂火力全開,它反過來說明,成都速度背后的經濟增長,不是粗放式的,不是跛足式的,而是全面開花,自然也更具韌性。

      不少人誤解為新舊動能的轉換,就是不要增長。這是一種誤區,提檔升級,針對的是原有的增長路徑不夠穩定、不夠連續,同時伴隨著的環保壓力,轉型的目標,恰恰是尋找一種新增長路徑。

      在這方面,成都提供了示范。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這座高質量發展城市不僅三駕馬車火力全開,不斷向經濟、產業的價值鏈中高端邁進,在環保方面,還取得了引人矚目的成就——大氣“650”、水“626”、土壤“620”等工程項目的加持下,成都在副省級城市中第一個獲批創建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市。

      02

      梳理改革開放以來的區域發展史可以發現,至少經歷了兩次發展邏輯的轉變。第一次是外向型經濟的興起,第二次是金融風暴后產業內遷。從東北掉隊,到沿海大發展,再到成都、武漢、鄭州等內地城市的爆發,每一次發展規律的轉換,都伴隨著城市競爭格局的洗牌。

      就在前兩天,中央文件再次強調,“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綜合承載和資源優化配置能力”。時隔不久,中辦、國辦聯合發文,全面取消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落戶限制。

      無論提升中心城市的承載力,還是降低落戶限制,都是為了保障人才、資本、技術、信息等進一步集中,提升資源配置效率。在這種趨勢下,中心城市都在做大做強。

      在優先發展中心城市的趨勢下,成都走在前面,前瞻性地引領了強省會的新趨勢。尤其是在沿海地區產業內遷的過程中,集中優勢力量做大做強的成都,能具備和其他二線城市競爭產業資源的資本,能擁有承擔國家戰略的資格。

      在轉換城市動力上,除了借勢強省會參與全球競爭,成都的另一個重要手筆是,創造性地開辟新發展空間,尤其是發力東進,通過打造新的城市平臺和載體來接納更多的產業和人口。

      為了緩解城市病,同時提升城市的綜合承載力,這幾年各大城市都在通過自貿區、國家級新區等開辟新的戰場,比如深圳的前海、上海的臨港、廣州的黃埔。

      成都的東進戰略,意義相當于當年上海開發浦東。翻過龍泉山后,“兩山夾一城”的空間格局,優化成“一山連兩翼”,一個新的城市副中心呼之欲出,大大拓展了輻射邊界。同時成都東進,和重慶相向發展,給成渝城市群沖刺經濟第四極提供了更牢固的基礎。

      拓展新空間,則為成都提供了新發展動能——前11月,天府新區和東部新區分別完成投資1817.7億元、1391.6億元,分別增長18.8%、13.9%,新區投資對全市投資的總量貢獻、增長貢獻分別達到38.1%、58.1%。

      12月20日,成德眉資實現公交“一卡通”,這是成都拓展新發展空間的一個縮影。當前的城市競爭,遠遠不只是單體城市的較量,而變成都市圈、城市群的PK?!耙豢ㄍā贝淼耐腔诤纤?,讓成都擁有更廣大的發展腹地和輻射圈層。

      當然,對一座城市來說,在發展戰略、發展空間上的新思維和新邏輯,最終還是離不開具體的產業支撐。

      提到產業,可能會有人覺得成都缺少極具辨識度的突出點。但這更多是針對產業門類,如果從創新屬性的角度看,成都的產業結構恰恰是相當新銳的。

      以前11個月為例,成都的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增長達到12.4%,6家企業上榜“2019年中國高科技高成長50強”,生物醫藥、軌道交通納入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發展工程。

      新發展思路,新的平臺載體,新的產業結構,給成都帶來了全新的發展動能。

      03

      世界上的絕大多數經濟產值,都分布在沿海地帶,這種發展規律被稱作海權文明。然而隨著交通、信息技術的發展,新一輪全球開放向內地延伸,陸權時代正在加速來臨。

      去年年中,《關于加快構建國際門戶樞紐全面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意見》和《建設西部對外交往中心行動計劃(2017—2022年)》兩大文件中,成都給自己定下了建設國際門戶樞紐、打造內陸開放經濟高地、建設世界文化名城和建成“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城市的目標。

      如此自我定位,是成都擴大對外開放決心的體現。事實上這些年來,隨著西部大開發的縱深推進,成都、重慶、西安等西部城市,不僅承接沿海地區的產業轉移,還被賦予開放門戶的戰略使命,像“一帶一路”、西部陸海新通道等國家戰略,成都都是關鍵節點城市。

      如果說像一些沿海港口城市,依靠外資外貿迎來大發展,離不開地理區位的“天賦”,那么像成都這樣不沿海、不沿邊的內地城市,融入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創新鏈、人才鏈,無疑更多得靠后天努力,靠勤能補拙。

      “車水馬龍”的蓉歐國際班列,是成都改變營城模式、主動融入“全球五鏈”的縮影。目前成都的國際班列聯接境外26個城市,其中中歐班列開通1409列,年度和累計開行量都位居全國第一。

      推進全域開放,成都的另一張招牌無疑是航空樞紐。目前,成都的國際航線數和年度出入境流量都位列中國第四、中西部第一,其中,國際(地區)航線條數已經達到122條。直達全球各地的航空網絡,讓成都能夠成為人口、信息和資本匯聚過境的門戶樞紐,流量池不斷做大。

      同時,通過“空中絲綢之路走廊”和“國際陸海聯運走廊”等戰略通道,成都得以順利融入全球分工。前三季度5283.1億元的外貿進出口總額,高達17.2%的增速,正是全域開放的經濟紅利。

      開放的紅利,不僅提供了新的增長點,還對成都的產業進行優化改造。今年年初時,有跨國醫藥企業首次選擇在成都同時分別通過空、鐵兩條路徑實施通關,創下了西部第一。它也為成都生物醫藥的平臺經濟建設打下了基礎。

      可見,“一帶一路”、西部陸海新通道等戰略,徹底改變了“沿?!獌汝憽钡拈_放模式,將成都推到開放前沿。善于借勢開放的成都,擁有了更多在國際舞臺上拋頭露臉的機會。比如今年成功舉辦了世警會等國際賽事,還是第八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舉辦地。同時成都還拿下了2021年大運會、2022年世乒賽、2025年世運會舉辦權。

      成都引領的西部開放,代表著一種全新的發展格局——海權時代向陸權時代過渡的過程中,哪怕身處內地,足夠開放的發展理念,也會成為城市發展的一種重大牽引力。

      04

      央視新聞聯播對成都的報道中,鏡頭曾專門對準了京東方。事實上京東方背后強大的產業集群,是成都經濟“蜂巢效應”的一個縮影。

      通過大項目帶動,深挖上下游產業鏈,形成產業集群。這是招商引資的一條基本規律。以鄭州為例,富士康的到來,讓它的電子產業形成集聚,全球七部手機就有一部鄭州制造。蘋果制造和空港經濟,因此鄭州經濟的招牌。

      “成都速度”同樣得益于此。

      成都很早就確定了“5+5+1”的重點產業結構。其中前一個“5”代表著5個先進制造業門類,包括電子信息、裝備制造、醫藥健康、新型材料和綠色食品產業;后一個“5”,則直指5個現代服務業——會展經濟、金融服務業、現代物流業、文旅產業和生活服務業。

      成都的招商引資,也是圍繞清晰的產業定位展開,而不是來者不拒,為了增長拋棄質量。像今年引進的吉利新能源汽車整車生產基地、中國電子科技成都產業基地等,都是技術含量和附加值較高,上下游產業帶動能力強的項目。

      其實從多元化的產業定位也能看出,成都沒有占比極大的單獨產業門類,并不意味著成都的經濟缺少特色,這背后恰恰是一種“不偏科”的發展格局,讓成都能“東邊不亮西邊亮”,始終保持強勁的勢頭。而集群體系下各個門類的產業,就像蜂巢中的蜜蜂一樣,各司其職,共同撐起成都經濟的大盤。

      所以,一個讓很多人想不到的細節是,在新產業、新經濟上的價碼,還為成都帶來了《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這樣的文創IP產品。

      還得看到,成都“全都要”不只體現在產業多元集群上,還體現在它并沒有把城市發展簡單限定為經濟增長,而是錨定綜合實力的提升。

      比如前幾天,成都召開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大會,《關于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加快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的意見(征求意見稿)》提到,2022年,進一步鞏固西南生活中心和西部消費中心地位,形成萬億級消費市場,外來消費占比超過30%,消費對經濟增長年均貢獻率60%以上。

      在新舊動能轉換中,通過消費來提振內需,是轉型的關鍵路徑。成都歷來有著厚重的消費文化,無論是首店經濟,還是夜經濟,在全國都是名列前茅。比如成都落戶的首店數量全國第三,僅次于北京和上海。

      劍指國際消費中心城市,與其說是一種野心,不如說是在發展模式轉變過程中基于產業升級的自我革新,一種順勢而為。

      其實不僅是消費,包括金融等現代服務業,成都同樣重點發力——作為第一張紙幣“交子”的誕生地,成都很早就將西部金融中心納入國家中心城市核心功能定位。得益于此,在今年英國智庫Z/Yen集團與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共同編制的第“26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報告中,成都排名列全球第73位,上升14位、上升幅度居全國第一。

      就在12月27日,成都地鐵“三線齊發”,它是“成都速度”的縮影。這種“成都速度”,來源于成都的“不偏科”,來源于成都全方位地補短板——要增長速度,也要發展質量;要GDP規模,也要生態環保;要先進制造業,也要現代服務業;要向內拓展空間,也要向外開放……

      一個“不偏科”的城市,可能會缺少足夠鮮明的“點”,但也正因如此,在內外經濟環境發生變化時,才能夠具備持續穩住的定力,多項全能,讓成都更能撐住基本“面”,成為名副其實的高質量發展城市。

      當然,過去的成績,已經成為歷史,而即將到來的2020,是高標準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完成“十三五”規劃目標的收官之年,同樣是成都基本建成全面體現新發展理念國家中心城市的決勝之年。

      “成都是國家中心城市和全省‘主干’城市,要自覺在全國全省發展大局中找位置強擔當”,這意味著,成都得將高質量發展放在重要位置,借勢借力增強城市綜合承載能力,去參與區域和全球競爭。

      穩中有進,創新提能,一個發展更全面、更具競爭力的大成都,已經呼之欲出。

      相關新聞

      學會聲音

      更多

      規劃動態

      更多

      規劃會客廳

      更多

      提升聯動效率 促新型城鎮化政策落地

      亚洲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
    1.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2.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3. <tr id="l0no5"></tr>

        <p id="l0no5"></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