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 <tr id="l0no5"></tr>

      <p id="l0no5"></p>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官方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城市規劃網>資訊>2020成都城市專題——走向未來——國家中心城市> 正文

      “大城市”向“大都市圈”之變

      2021-07-24 14:44 來源:成都日報

      7月9日—8月7日,《成都市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20-2035年)》(公示草案)(以下簡稱《規劃》)公開征集廣大市民的意見和建議。成都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相關負責人表示,《規劃》是國家空間規劃改革后成都第一部覆蓋全域全要素的“多規合一”總體規劃,必將對成都未來15年的發展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該局特別邀請了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原院長、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李曉江對規劃進行了解讀。

      李曉江表示,2020年1月,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作出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等系列重大戰略部署,賦予了成都全面增強極核輻射帶動能力、探索新時代城市發展路徑的重要政治使命和歷史機遇。習近平總書記明確要求將成渝地區打造成為帶動全國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和新的動力源,支持成都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此次成都編制的《成都市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20-2035年)》全面落實國家戰略部署,以“強化極核引領作用,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為主線,是對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這一戰略的深入貫徹。他認為重點有六個方面特點。

      特點一

      以都市圈視角引領區域協同發展

      實現從“大城市”向“大都市圈”的路徑之變

      十九大以來,國家逐漸明確以城市群都市圈作為未來區域發展的主要形態,構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的城鎮格局。從世界城市空間演進趨勢來看,都市圈逐漸成為現代城市發展的新空間單元和競爭主體。在國家“一帶一路”倡議背景下,成渝地區的戰略地位進一步提高。全國十大主要城市群中成渝地區是經濟總量、人口總量占全國比重唯一保持雙增長的地區,證明成渝地區不僅經濟發展勢頭強勁,對人口的吸引力也越來越大,在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大格局中的地位不斷上升。目前,作為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四川一側的“極核”——成都,對全省和西部地區的資源要素集聚效應突出,但是對周邊城市帶動不足。

      為此,《規劃》充分發揮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極核”城市和四川省“主干”城市功能,從更大尺度、更廣范圍謀劃成都發展重點,加強成都對周邊地區的輻射帶動,重點推動成都、德陽、眉山、資陽四個城市抱團發展,建設成為成都大都市圈,推動由以往的成都帶動向成都都市圈帶動轉變,推動區域整體成勢。為此,《規劃》聚焦成德眉資同城化發展新格局,重點推動空間治理體系、產業體系、公共服務、要素市場和都市圈治理五個一體化發展,特別是發揮成都重大高能級載體的輻射帶動作用,依托國家級天府新區、國家級成都國際鐵路港經濟開發區和省級東部新區,分別協同眉山、德陽、資陽,共建“三區三帶”同城化發展示范區,全面提升成都都市圈的國際競爭力和區域輻射帶動力,做強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極核”和四川省“主干”。

      特點二

      以細化主體功能區謀劃空間治理

      實現從“行政區”向“經濟區”的模式之變

      推進主體功能區戰略有利于引導經濟布局、人口分布與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相適應,推動解決不充分不平衡發展問題。從國內城市發展實際來看,行政區各自為政缺乏錯位協同、功能互補的自覺,容易帶來無序競爭、同質化發展等問題。從國家、四川省的主體功能區規劃來看,成都全域一直處于“城市化發展區”,然而成都面積廣闊,東西自然資源稟賦迥異,各地區不能都以大干快上的增量方式進行城市化發展,更應該按照自然資源稟賦差異與國家戰略導向,進一步細化主體功能區戰略,形成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可持續的空間發展模式。

      探索成渝地區經濟區與行政區適度分離,是推進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一體化發展的重大改革任務。為此,《規劃》基于自然地理格局、國家和區域戰略,打破行政區界,以“經濟區”模式謀劃空間治理,細化形成了與資源稟賦、環境條件、國家戰略、城市功能相適應的五大功能區,如打破部分市轄區行政界線,將五環路以內老城區為主的區域劃入中優區域,轄區內剩余區域劃入其他功能區。一方面《規劃》結合國家及區域戰略布局明確五大功能區差異化的發展方向與發展重點。譬如東進區域落實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戰略,依托省級東部新區,推動成渝相向發展,高起點規劃建設以先進制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基地為戰略支撐的現代化未來新城,重點實施增量發展。南拓區域依托國家級天府新區,建設高質量發展先行區和公園城市示范區,重點實施增存并重發展。西控區域重點依托成都平原良田沃土和以都江堰精華灌區為核心的灌區體系,建設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重點實施減量發展。北改區域重點依托國家級成都國際鐵路港經濟技術開發區,建設鏈接歐亞的陸港門戶樞紐,重點實施增存并重發展。中優區域重點位于成都老城區,該區域是成都的魅力、文化沉淀所在的核心區域,大力實施“三降兩提”,降低開發強度、降低人口密度、降低建筑尺度,提高產業層次、提升城市品質,打造高能級生活城區,重點實施存量發展。另一方面《規劃》結合五大功能區戰略,強化政策設計,匹配了土地、人口、產業、政策等差異化的要素配置策略,推動城市從“增量主導的外延式發展”向“增存并重的內涵式發展”。

      特點三

      以全面創新引領城市發展轉型

      實現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的發展動能之變

      黨的十八大提出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強調科技創新是提高社會生產力和綜合國力的戰略支撐,必須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創新的優質土壤是生態和文化。吳良鏞先生曾說,成都是一個“具有悠久和優秀人居文化傳統的地方”,能夠獲得這樣高度評價的城市并不多,同時成都有最好的平原與自然條件,有豐富的自然和文化遺產,經千年沉淀形成了人工和自然交融的人居文化體系,具有優質的創新創造本底。近年來成都在營商環境、生活環境等創新環境營造方面優勢明顯,但創新載體、創新產業鏈等方面還有差距。

      在此背景下,《規劃》堅守創新的土壤,把城市前進的主要動力轉到依靠創新載體和創新產業的培育上。一方面,推動完善創新平臺體系,以“兩區一城”為創新主陣地,高標準建設西部(成都)科學城,創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組建天府實驗室,有力支撐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國家科技創新中心建設。另一方面,大力推動創新鏈產業鏈深度融合,依托“一核四區”,聯動高品質科創空間和產業功能區,構建多層次創新體系,同時創新經濟組織方式,培育產業生態圈、建設產業功能區,滿足新舊動能的轉換與產業結構升級的迫切需求。


      相關新聞

      學會聲音

      更多

      規劃動態

      更多

      規劃會客廳

      更多

      提升聯動效率 促新型城鎮化政策落地

      亚洲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
    1.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2.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3. <tr id="l0no5"></tr>

        <p id="l0no5"></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