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 <tr id="l0no5"></tr>

      <p id="l0no5"></p>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官方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城市規劃網>資訊>規劃會客廳> 正文

      中國現代城市設計的早期回憶——段進院士訪談

      2021-12-15 14:00 來源:城市規劃

      編者按

      中國現代城市設計的發展源于本土需求,引于歐美學界,融匯建筑、規劃、景觀等多學科,已經成為中央和全社會共同關注的學科領域?;仡櫜⒂涗浿袊F代城市設計發展的歷程,不僅是學科發展的一項重要且緊迫的基礎性工作,也能為當下中國城市設計的發展提供借鑒。為此,東南大學楊俊宴教授等歷時四年,訪談了八位中國現代城市設計的典型親歷者——清華大學朱自煊教授,東南大學齊康院士、王建國院士、段進院士,哈爾濱工業大學郭恩章教授、金廣君教授,同濟大學鄭正教授、盧濟威教授。他們的憶述從不同的視角出發,全面回溯了中國現代城市設計的緣起、發展與演變脈絡,是一部鮮活的中國城市設計口述史。

      【作者簡介】

      楊俊宴  東南大學建筑學院教授,中國建筑學會高層建筑與人居環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學術工作委員會委員

      張方圓  東南大學建筑學院碩士研究生

      秦詩文  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上海分院城市規劃師

      1.jpg

      段進  東南大學建筑學院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

      楊俊宴:我們注意到段老師曾經是一名建筑師,有不少有意思的建筑作品,比如您主持與主要參加設計的珍珠泉假日賓館、江蘇省人民銀行大樓等。后來,您發現了一個新的研究領域——城鎮空間發展研究,進而演變為您的城市空間發展論。請問您研究方向轉變的起因是什么?當時您是怎么考慮的?

      段進:本科我學的是建筑學,并非常喜愛這個專業,設計成績也很好。1982年在天津大學攻讀碩士研究生時,仍然選擇了建筑設計與理論方向,師從彭一剛院士。讀研期間,彭老師正在寫《傳統村鎮聚落景觀分析》一書[1],因此我的碩士論文選題是“自然村鎮景觀”,主要是研究未經規劃而自然逐步形成的村鎮布局結構和整體風貌。當時還沒有大數據等技術,需要進行田野調查。寫作期間,我跑遍了大半個中國,通過對我國自然村鎮景觀的實地調查的親身感受、拍照、收集資料、訪談、記錄等,獲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資料,對我國各具特色的村鎮景觀和形式也有了深刻認知和特殊興趣,也就是從那時開始了對建筑群體形態的研究。

      2.jpg

      ▲ 中國傳統自然型城鎮空間與景觀  資料來源:參考文獻[4]

      3.jpg

      ▲ 國外傳統自然型城鎮空間與景觀  資料來源:參考文獻[4]

      1985年,我碩士畢業后來到南京工學院(現東南大學)建筑研究所工作,兩年后攻讀博士學位,師從齊康院士。齊老師強調建筑師的眼光不應僅局限在建筑單體本身,而應站在城市環境的角度來考慮建筑設計問題,他曾說過一句名言:“不研究城市的建筑師不是一個完整的建筑師”。因此,這進一步增強了我對城鎮整體宏觀研究的興趣。

      關于發現了一個新的研究領域——城鎮空間發展研究,進而演變為城市空間發展理論,主要是在攻讀博士學位期間,得到了齊老師、還有比利時聯合培養導師魯汶大學的漢·屋修(H·Verschure)教授以及副導師中國科學院南京地理研究所沈道齊研究員的悉心指導,使我對國際上的理論發展、城市化研究、區域問題研究、城市形態研究和城市規劃與設計有了較全面和系統的認知,實現了跨學科的縱向、橫向連貫的學習。我從建筑的視角轉向城市,對城市規劃理論的研究就這樣一步步走向深入,逐步形成了城市空間發展理論。非常感謝天津大學和東南大學建筑教育優良傳統的熏陶,也離不開多位名師的指點和幫助。

      楊俊宴:1992年,您博士畢業后留校任教,開始從事城市規劃和城市設計方面的研究和實踐工作,可否談談重點推進了哪方面的工作?有哪些成果以及面臨了什么樣的困難?

      段進:攻讀博士期間,齊老師要求我們每個人都要在實踐的第一線,最好能蹲點,長期研究一個案例。我參加了國家科委和城鄉建設部組織的國家“星火計劃”,在無錫市楊市鎮蹲點。在長達近兩年的現場工作中,我認識到了規劃條塊分割現象對國家造成的巨大浪費。在齊老師的帶領下,我們組織了11個專業,那時候就率先開展社會經濟空間“多規合一”的空間規劃探索試點。該研究出版了專著《江南水鄉一個點:鄉鎮規劃的理論與實踐》[2],獲得了1990年原國家教育委員會(教育部的前身)的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

      博士畢業后,我又參加了費孝通先生“蘇南模式”的調查研究,以及作為課題秘書參加了清華吳良鏞院士、東南齊康院士和同濟陶松齡院長聯合開展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經濟發達地區城市化進程中建筑環境的保護與發展》研究。這些研究促使我對傳統的城市規劃理論進行反思,結合博士論文的研究成果,1994年在《城市規劃》雜志上發表了“一個新的研究領域——城鎮空間發展研究”一文[3]。又經過5年時間的整體完善,出版了空間發展領域的首部專著《城市空間發展論》[4],建構了城市發展理論研究的框架,推進了城市規劃基礎理論的建設。

      4.jpg

      ▲ 滬寧地區引力模式的斷裂點分析

      資料來源:參考文獻[4]、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經濟發達地區城市化進程中建筑環境的保護與發展》研究報告

      后續的研究都是以空間發展與規劃設計理論為方向,持續、深入進行中國典型案例的空間解析與實證研究[5-7],也運用了拓撲分析、空間句法等對空間的發展規律進行了探索[8-9],出版了系列專著20余部。

      要說面臨什么困難,總體上而言,在中國研究基礎理論,尤其是研究原創理論是比較困難的,因為很少能讓大家共同針對一個課題,共同探索、驗證,從一個地區甚至于全國來對科學的假設進行驗證和探究,科研機構也好,設計單位也好,都太關心眼前的效果和作用,要堅持一個原創理論的方向研究,尤其是基礎理論研究,存在許多難點。

      楊俊宴:您作為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也親眼見證了中國現代城市設計的起源與發展。能否請您結合自身的經歷與理解,談談中國現代城市設計的起源,其發展經歷了哪些階段?

      段進:我和我的博士生劉晉華對這個問題進行了較為深入的研究,3年多時間里,我們幾乎核對了所有我們能夠找到的文獻資料,于2018年出版了專著《中國當代城市設計思想》[10],將城市設計發展分為7個階段:

      第一階段,1949年之前早期西方設計思想的滲入。1840年代開始,西方勢力從各領域滲入中國,城市設計通過租界的規劃設計和建設輸入中國。后來,民國政府廣泛開展都市計劃,為留學歸國的建筑師、市政學專家和部分國外建筑師提供了現代城市設計的實踐機會。

      第二階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蘇聯模式的“城市規劃設計”隨著蘇聯的全方位支援進入中國,形成了當時的“一條龍”模式,就是國家計劃、城市計劃、規劃、設計、建造等一體化,滿足當時城市快速發展的需要。

      第三階段,1950年代末期到1970年代。1958年在青島召開的第一次全國城市規劃工作座談會之后,城市設計工作被取消。城市設計思想和行為表現為“鄉村城市化,城市鄉村化”。

      第四階段,1970年代至1980年代引介西方現代城市設計并借鑒應用。同時,蘇聯模式也并未消失,一直呈現出“蘇聯模式”與“歐美模式”共存的“雙模式”狀態。為適應當時城市化快速發展的需求,出現了以城市擴張為基本特征的、影響深遠的城市設計實踐,部分高校也已開展城市設計教育。

      第五階段,1990年代城市設計本土化實踐、理論與方法的興起。由于中國社會主義市場化經濟的不斷成熟和土地制度變革,面向中國本土的理論和方法探索逐漸豐富起來,城市設計從一般對形體的設計,發展成為對各種要素的綜合設計,從技術上尋求解決問題的綜合方案。

      第六階段,2000年代繁榮的實踐與制度化、系統化建構。中國城市設計成為國內外城市規劃行業廣泛關注的熱點,實踐活動的增多帶來了多種理論和方法的互融和重構。這時期城市設計控制成為主流,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開始重視城市設計制度化建設。

      第七階段,2010年代以來,中國城市設計已站在一個新的歷史起點上。與生態文明、信息化時代同步、與國際同步。從其制度地位來說,現階段的城市設計受重視程度已經恢復到歷史最高水平;在技術方法上,它與多學科的關系,通過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雙渠道,從單一的城市建設邏輯轉向社會、政治、經濟等多維的城市環境建構。

      楊俊宴:您早期的代表作之一——蘇州古城9號街坊,當時在全國影響力巨大?;剡^頭來看看,這個項目不僅是古城保護規劃的代表,它還強調在一般性規劃控制方式之上發揮城市設計的特殊作用。能否請您談一談這個項目的創作過程?以及同時期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的特征及演化的趨勢?

      段進:20世紀末,我國控制性詳細規劃已經成為重要的城市規劃管理手段,當時流行的技術成果是一圖一表,一圖是一張標出用地邊界、性質等的控規用地圖,一表是對應各地塊標出用地功能、容積率、綠地率等的用地表。很顯然,這種粗放的方式無法滿足蘇州古城精細化管理的要求。針對蘇州古城54個街坊的保護,當時蘇州市規劃局長邱曉強邀請了東南大學、同濟大學、江蘇省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蘇州規劃設計研究院、蘇州城建學院等共同攻關,研究探索古城控規的技術方法。我帶領東南大學團隊進行9號街坊的試點[11]。9號街坊位于蘇州古城西北角,緊臨北寺塔,是蘇州傳統古街坊、水鄉風韻的典型代表。

      首先,我們運用城市設計方法,進行物質空間形態的評價。重點放在古城的歷史價值、美學價值和社會價值等方面,力圖使控制性詳細規劃建立在科學的歷史和社會基礎之上。我們對每棟建構筑物進行調查,一對一拍照,速寫,記錄,就建筑年代、建筑風貌、重要空間界面和節點等著重進行了評定。在國內首次提出建筑風貌按4類進行評定,一類建筑風貌為文物保護單位、控保建筑及保護、保存較好的傳統建筑和近代建筑;二類建筑風貌為一般傳統民居和采用傳統建筑形式、材料的建筑和較好體現蘇州風貌的建筑;三類建筑風貌為尚能和傳統風貌相協調的建筑;四類建筑風貌為與風貌不協調的障礙建筑和棚戶簡屋。由此,為規劃設計打下了基礎。

      接著,發揮城市設計的作用,保護和強化古街坊格局與形態。只有在城市設計研究基礎上,才能保護濃郁的古城水鄉傳統風貌,并同時提高街坊的空間質量。在9號街坊的控制性詳細規劃中,運用城市設計方法,在街坊的道路交通與綠化中,注意保護蘇州路河平行的雙棋盤格局,在尊重現狀的同時,經過適當拓寬和打通古街坊內的主要干道,滿足消防和交通需求。在古城街坊改造中盡量保持小街小巷的原有格局和形態,保護原有的空間尺度和傳統風貌,保持幽靜的環境特征。

      5.jpg

      ▲ 蘇州古城9號古街坊格局與形態控制

      資料來源:參考文獻[11]

      第三,分類型、分片區保護與更新改造。首先對文物建筑周圍的環境進行保護,重點對街坊整體的傳統風貌、空間環境和人文環境進行保護,而且緊密與古街坊的用地功能、交通系統等結合,形成整體的保護與發展系統,制定了傳統風貌保護系統規劃。如對街坊內主要河道、體現蘇州傳統風貌的幾處街巷、一些歷史地段以及一些好的空間界面,根據具體情況按傳統風貌區保護要求將其劃分為風貌保護區、風貌改善區和風貌協調區等3類進行保護和整治。

      最后,細分控制地塊,擴展控制內容,滿足古街坊的特殊需求。在古城控制性詳細規劃中,首次將城市設計內容提煉轉化為城市設計導則,從建筑單體和建筑群體兩個層面對古街坊內的建筑與環境提出綜合設計的要求,從而擴展了控規的城市設計內容。如對9號街坊好的空間界面(如街巷、河道和開放空間)和重要的節點(如古樹、古橋、古井、牌坊等)提出控制與引導。對街坊內部河道規定藍線位置,并對沿河兩側用地和建筑提出設計要求。

      6.jpg

      A. 建筑風貌現狀

      7.jpg

      B. 風貌保護系統

      ▲ 蘇州古城9號街坊試點研究之現狀評價與保護

      資料來源:參考文獻[11]

      蘇州古城9號街坊項目不僅被評為全國優秀工程,獲得全國優秀規劃設計一等獎和全國工程勘察設計銀獎,而且在技術上也實現了重要創新,首次將城市設計融入古城控制性詳細規劃,以導則的方式管控古城建設,既實現了控制性詳細規劃的精細化,更加強了設計的落地性。這個項目在全國起到了引領作用,后來,北京等許多歷史文化名城的古城保護規劃設計也都學習運用了這個技術方法。

      楊俊宴:在我國經濟快速發展時期,尤其2010年左右,掀起了一陣城市基礎建設熱潮,出現了很多以大型公共設施建設為導向的新城開發,比如您主導的青奧城,以及南京南站的規劃設計。不管是青奧城的三層地下立交系統,還是南京南站垂直換乘理念下的立體開發模式,在當時都讓人耳目一新,但同時也面臨了較大的挑戰與困難,可否請您談談當時的情況?

      段進:那我先來談談青奧城項目。南京在取得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舉辦權后,青奧村地區被確定為大會的主會場和新聞發布中心,青奧廣場、青奧中心、青奧公園等區塊作為其中最重要部分,既是大量活動和人流集聚的城市公共活動空間,同時也是重要的快速交通通道轉換節點。因此,如何解決由于公共活動和交通組織需求在空間上的重疊所產生的矛盾,就成為了規劃中亟需解決的關鍵問題。為此,我們提出基于過江通道的上部形成一條青奧軸線,形成步行空間,將人流引向江邊,使江岸的空間可以與軸線的休閑空間聯系起來。但此時就遇到一個核心難題:軸線與長江交叉的位置,按照原定的規劃是預留給地面立交的。從開放空間角度來看,這個立交隔斷了我們的軸線設想,而從功能角度,在這個位置架設交通樞紐勢必會影響后期舉辦公共活動的環境?;谏鲜龅目剂?,我們拋開之前的方案,開始思考能否創造性地將地面立交下沉到地下,使得軸線自然地延伸到江邊。這樣的設想十分大膽,當時在國內還未有項目做過此類嘗試。

      8.jpg

      ▲ 南京青奧軸線交通樞紐一體化設計之活動組織與交通功能的矛盾

      資料來源:參考文獻[12]

      設計建設這個地下立交系統的難點主要體現在3個方面。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無規范可循。在論證的過程中我們請到了地下交通領域的院士與專家,大家在看過我們的方案之后,也覺得很好,從設計上來說是可行的,但在當時,國內尚無此類先例,無法從規范上給這個方案下一個定論。后來我們又研究規范,研究整個建設的狀況,反復確認之后,還是決心要做地下立交。

      9.jpg

      ▲ 南京青奧軸線交通樞紐一體化設計之空間使用和交通一體化的模式轉變

      資料來源:參考文獻[12]

      其次是建設環境復雜。當時周邊的保利大劇院等高層建筑已經打樁,而我們規劃的地下立交會經過這兩棟主要建筑之間,施工時需要開挖,將地下打開,再把交通系統沉進去。為了確保青奧會按計劃順利召開,哪一方都不愿意將進度停下來,如果我們開挖就勢必影響建筑建造進度,而且施工的難度和風險也會大大增加。但我們始終認為,城市整體發展戰略是更重要的,如果有技術問題,那就聯合攻關,把問題給解決掉。經過努力,我們最終的方案不僅解決了施工問題,還將地下空間全部利用了起來,額外增加了近1000多個車位。

      10.jpg

      ▲ 南京青奧軸線交通樞紐一體化設計之總平面

      資料來源:參考文獻[12]

      最后面臨的問題,是如何在已經做好控規的前提下,實現合理的地下交通組織方式。將立交下沉地下后,它和原先常規的地面交通組織方式是不太一樣的。在已經做好控規的前提下,需要新增11個出入口,新的交通組織問題很困難。經過多方努力,我們在地下交通樞紐上實現了和原先地面三層立交相同的效果,同時內部標注清晰,非常的方便?,F在使用的效果證明,這個設計很成功[12]。

      11.jpg

      ▲ 南京青奧軸線交通樞紐一體化設計之鳥瞰效果

      資料來源:參考文獻[12]

      關于南京南站的設計與規劃,我們在思路、內容與方法等方面都做了一定的探索。當時全國都在進行高鐵站的建設,一般來說,在高鐵站建設的同時,也會圍繞這個地方形成一個重要的高鐵新城,同時會將市內外的交通,比如長途客運站等都集中在同一個地方。之前我們派博士生在國外進行了一年多的關于高鐵站的實地考察。在考察中我們發現“零換乘”這個概念對于高鐵車站是很重要的。實現零換乘,可以讓乘客在下車之后不用走很遠就換車,最為高效合理。

      盡管當時我們已經形成了這個概念,但真正做到零換乘是非常非常困難的,其中最大的阻力就是用地歸屬。一般來說高鐵站的用地歸鐵路部門管理,出了用地之后才歸所在城市管理。當我們提出零換乘方案的時候,就被勸說盡快放棄這個想法,因為雙方都希望有明確的責任界限,希望互不干擾。但對于號稱亞洲最大高鐵站的南京南站而言,出站再換乘就意味著要步行非常遠的距離,這十分不合理。因此我們堅持要在高鐵站實施零換乘,實現兩個目標:

      第一,城市里的人可以快速進入車站。將南京南站的入站道路全都設置為快速系統,而非傳統的主次干路入站方式。通過4個立交將城市道路與快速路相連接,再連接至高鐵站入口,避免了紅綠燈、交通擁堵對于入站通行的阻礙,保障了入站速度與安全。

      第二,車站里的人可以快速進入城市。原本高鐵站是設計成為一個高臺站,就是墊土建站。高臺站一方面阻擋了南北方向的車流、人流通行,又因為其位于南部新城中間,使得南部新城被一隔兩斷。另一方面,高鐵站下面無法實現同站換乘,只能出站換乘。我們與鐵路部門協商,建議將高臺車站轉變為高架車站,將車站下面的空間以及地下的空間還給城市,優勢是第一可以串聯南北交通;第二可以將城市公共交通匯集于車站之下(地面層),實現零換乘;第三可以實現地下空間的整體開發,提升空間資源的利用效率。

      12.jpg

      ▲ 南京南站規劃設計模型鳥瞰

      資料來源:參考文獻[13]

      現在,這些觀念已被廣泛接受了,成為了常見的高鐵站設計手段,但在當時是十分大膽地探索,無論是從鐵路部門的用地管理角度,還是從已經打完樁的施工進程角度,都難以實現。在南京市政府和江蘇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我們在半年內和鐵路部門進行了多次談判,也完成了技術攻關,最后終于圓滿完成了南京南站項目,取得了很好的效果[13]。目前我們正在南京北站等地的規劃設計中進一步深化我們的設計理念與探索。

      楊俊宴:您很早就強調城市設計的出發點應當是問題導向,城市設計應當注重落地性與可實施性,并發表過多篇文章闡述論證,這是否是當代中國城市設計工作中面臨的最突出問題?另外還有哪些問題值得我們去關注?

      段進:城市設計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手段和方法,就是以問題為導向,這個觀點是我很早就提出來的,但同時我也不反對以目標為導向的城市設計。前者是補救型的,是指城市已經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我們通過城市設計去補救;后者是展望型的,是指設想未來城市的發展愿景,我們思考需要提供什么樣的城市空間,再通過城市設計為發展做好準備。

      我認為這兩者實際上不矛盾。更為關鍵的是,城市設計應該是落地的,而不應只停留在理念層面。以往很多的城市設計方案只是在講一些道理、原理,通過城市分析,我們僅能指出城市的問題所在,而不能解決問題。打個比方,規劃設計師說這片區域需要有城市活力,空間布局不應該如此,但事實是城市已經建成,不可能推倒重建。所以,我們要么補救、解決已有的城市問題,要么展望未來,為城市發展做建設。一切方案都應落地,以解決問題、滿足需求為主。

      另一個關鍵問題是要重視城市設計。之前我們總是只講規劃,但我認為規劃與設計不能完全分開。沒有城市設計,規劃的落地性或是規劃的品質從何而來呢?要注重設計理念,重視設計在規劃中的重要作用,最起碼應該是二者并舉,不宜偏頗。

      楊俊宴:在中國城市化過程中,許多城市出現了千城一面、風貌無序等問題。段老師提出的空間基因理論是中國重要的城市設計成果,也在您主持的雄安新區與北京長安街的城市設計項目群內集中體現,可以稱之為“中國智慧”的城市設計。從文化自信的視角來看,未來中國城市設計將如何發展?

      段進:世界上的四大文明古國,唯有我們中華文明一直延續至今。傳承五千年歷史的中華文明,堅定文化自信,也是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的重要戰略目標。城市,作為文化呈現和傳遞的重要物質載體,在文明傳承中承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仡?、審視我國近40年的城市規劃建設歷程,雖然在“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增進民生福祉”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績,但“貪大、媚洋、求怪”“特色缺失”“環境污染”等問題同樣突出。那么,如何通過規劃設計手段實現中華文明的傳承,以及實現城市建設與自然環境、歷史文化的共贏,是城鄉規劃學科需要研究的重要課題,也是我們團隊始終堅持研究和實踐的方向。

      近百余年,形態類型學一直是研究城市與建筑形態的主流方法之一。它以空間為研究核心,運用建筑學、城鄉規劃學、地理學、環境心理學等多種學科方法,探究空間形態的構成規律,所形成的普遍性法則對建筑設計、城市空間模式起到了較強的指導作用[14]。但它在認知層面存在將空間視為封閉系統的趨向,僅把自然環境和人文活動視為空間系統的外因,對“空間—自然—人文”系統的內生互動過程認識不足。同時,其描述性、解釋性的范式在理論層面決定了它難以形成一種發展的觀念,所以也難以面對未來城市發展中出現的自然環境和歷史人文問題。

      我在1999年《城市空間發展論》一書中,首次提出“空間—自然—人文”的互動原理,認為城市空間發展具有自身的特性和發展規律,而且在此基礎上進一步確認了空間能動性的客觀存在,形成了空間互動論,由此建構了城市空間發展理論新體系。在此理論基礎上,我們研究團隊針對中國各地近百個城市進行了長達30年的持續性研究,最終發現與實證了城市空間發展中的“空間基因”現象[15]??臻g基因指城市空間與自然環境、歷史文化互動與發展中,形成的一些獨特、相對穩定的空間組合模式,它既是長期互動契合的產物,承載著各地域特有的信息,形成城市特色的標識,又起著維護三者和諧關系的作用。提出“基因”這個概念,是因為我們認為空間特色的傳承可以類比于生物基因的傳承,例如,城市空間基因可通過軸線、濱水空間等特定組合方式影響著城市的形態演化與發展。

      形態類型研究與空間基因研究在價值取向和技術應用上具有本質上的不同。前者以結構主義視角看待城市,意在通過案例比較、歸納形成普適性的空間模式;后者則強調特定城市的“空間—自然—人文”內生互動過程以及在地性空間組織規律。普適性空間模式的推廣容易忽視差異性??臻g基因研究將規劃設計置于自然、文化、政治、經濟、技術等多因素互動發展的整體視角,遵循在地性空間組織規律,為解決城市文脈斷裂、自然環境破壞等問題提供了有效路徑。

      雄安新區項目,就是空間基因理論與技術的重大工程應用。雄安新區是“國家大事,千年大計”,也是“十三五”國家發展重大戰略,中央提出了“堅持中西合璧、以中為主、古今交融,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保留中華文化基因,彰顯地域文化特色”的規劃建設要求。由此,我們團隊通過分析研究“天人合一”“以器顯禮”“因天時就地利”“規范中有靈動”等具有中國智慧的營城思想,提取了“山川定位”“方正形制”“中軸對稱”等具有時代傳承價值的優秀中華空間基因,并與華北平原臨淀地區的特有環境相結合,進一步挖掘了“高臺組團低地環繞”的城水關系基因,為“一方城、兩軸線、五組團……”這一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雄安新區空間整體框架提供了科學支撐[16]。

      就未來城市設計的發展,我認為應該注意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城市設計應該和“規建管”相結合。也就是要與整個城市的規劃、建設、管理緊密對接,不能僅是單一方面的結合。要做到規劃、設計、建設、管理一條龍才能把城市搞好。

      第二,加強城市設計對于提升城市品質作用的認識。其中就包括城市設計研究、城市設計管理和城市設計實施3個概念。伴隨著信息化和智能化的發展,城市設計研究的內容、方法、技術等很多方面都可以進一步提升,使我們可以更深入地認識城市空間發展規律,為未來發展做出預判。城市設計管理則應適合城市的綜合管理體系,明確管理內容,不能把城市設計的所有研究和設計內容都作為管理內容。城市設計的底線是不要讓城市朝壞的方向發展,但即便如此,我們也不能斷定某個城市設計方案就一定會帶來最好的結果。因此,要保持城市設計在面對問題時有一定的靈活性。在城市設計方案實施的過程中,應通過約束性規定使城市設計方案落地,比如圖則、導則等;要關注城市設計方案的核心思路和關鍵內容,而不是方案本身的細節。城市是在一直發展變化的,城市設計也是一個慢慢實施的過程,無需死板對應每個細節,而是要保證實施的系統性和整體性,這才是城市設計的精髓。

      (非常感謝段進院士接受筆者的采訪?。?/p>

      采訪時間:2021年6月

      楊俊宴、張方圓、秦詩文采訪并整理

      參考文獻(References)

      [1] 彭一剛。 傳統村鎮聚落景觀分析[M]. 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1992.

      [2] 齊康。 江南水鄉一個點:鄉鎮規劃的理論與實踐[M]. 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1990.

      [3] 段進。 一個新的研究領域——城鎮空間發展研究[J]. 城市規劃,1994,18(2):58-60.

      [4] 段進。 城市空間發展論[M]. 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1999.

      [5] 段進,季松,王海寧。 城鎮空間解析:太湖流域古鎮空間結構與形態[M]. 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2.

      [6] 段進。 世界文化遺產西遞古村落空間解析[M]. 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06.

      [7] 段進,揭明浩。 世界文化遺產宏村古村落空間解析[M]. 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09.

      [8] 段進。 空間句法與城市規劃[M]. 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07.

      [9] 段進,比爾·希列爾。 空間句法在中國[M]. 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15.

      [10] 段進,劉晉華。 中國當代城市設計思想[M]. 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18.

      [11] 段進,陽建強,徐春寧。 關于深化古城控制性詳細規劃的幾點思考——以蘇州古城9號街坊試點研究為例[J]. 城市規劃,1999(7):57-59,63.

      [12] 段進,陳曉東,錢艷。 城市設計引導下的空間使用與交通一體化設計——南京青奧軸線交通樞紐系統疏散的設計方法與創新[J]. 城市規劃,2014,38(7):91-96.

      [13] 季松,段進。 高鐵樞紐地區的規劃設計應對策略——以南京南站為例[J]. 規劃師,2016,32(3):68-74.

      [14] 段進,邱國潮。 國外城市形態學概論[M]. 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2009.

      [15] 段進,邵潤青,蘭文龍,等。 空間基因[J]. 城市規劃,2019,43(2):14-21.

      [16] 段進。 中國傳統營城智慧的傳承和發展——起步區布局建設解讀[J]. 河北畫報,2019(6):28-29.


      相關新聞

      學會聲音

      更多

      規劃動態

      更多

      規劃會客廳

      更多

      中國現代城市設計的早期回憶——段進院

      亚洲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
    1.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2.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3. <tr id="l0no5"></tr>

        <p id="l0no5"></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