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 <tr id="l0no5"></tr>

      <p id="l0no5"></p>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官方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城市規劃網>資訊>規劃會客廳> 正文

      尹稚:城鄉雙向流動是鄉村振興的重要途徑

      2022-04-15 15:42 來源:清華新型城鎮化研究院

      導讀

      在鄉村振興的“下半篇”,特色小鎮可以發揮怎樣的作用?農村是否需要建立完整的產業鏈?如何加快推動城鄉融合發展?《天府文化》雜志記者采訪了長期致力于城鄉融合、城市治理等研究的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副監事長、清華大學中國新型城鎮化研究院執行副院長尹稚。

      微信圖片_20220415154420.jpg

      尹  稚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副監事,清華大學中國新型城鎮化研究院執行副院長,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創始人、資深顧問專家

      在尹稚教授的印象中,成都在城鄉融合和鄉村振興方面有比較好的條件和傳統。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成都周邊的鄉村就開始承接一些從城區衍生出來的城市職能,而且一直在與時俱進地升級與迭代。尹稚教授的足跡遍及成都,但每次來還是會看到三四個比較新鮮的地方。在他看來,成都這條道路是對的。任何一個成功的村子或者小鎮背后,其實都有大量城市人才和城市資本的進入。

      自改革開放以來,大規模工業化推動了大量農村富余勞動力進入城鎮,人才、技術、資金等要素從農村流入城市,城鎮化進程曾明顯滯后于工業化。2013年,中央召開改革開放以來第一次城鎮化工作會議,作出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戰略部署,隨后又制定實施了《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進程加快。

      “高質量的新型城鎮化意味著要建立健全城鄉要素雙向流動機制”,尹稚教授曾在《更好實現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一文中提出,“推進高質量的新型城鎮化,需要拓寬城市資源流向農村的通道,讓資金、技術、人才等要素再匯聚到農村,推動城鄉融合發展?!痹卩l村振興的“下半篇”,鼓勵城鄉要素雙向流動顯得尤為重要。

      01 鄉村地區需要鼓勵適用性技術

      《天府文化》:川西林盤是成都平原一種特色的民居聚落形式。成都已經連續舉辦了兩屆特色鎮建設和川西林盤保護修復規劃設計方案全球征集活動。您覺得在林盤保護和修復過程中,應該注意什么?如何平衡好全球化和在地性?

      尹稚:林盤系統不僅僅是民居的問題,也是一套完整的農業人居環境、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不能把它簡單地看成散落在林盤里的一個村子,村子其實只是林盤的一個組成部分而已。林盤跟自古以來成都平原的農業耕作環境和村落發展歷史密切相關,包括跟整個都江堰將近2000年來的灌溉系統形成也是密切相關的,是一個高度復合性的東西。林盤的價值如果保護得好,可以拿來做一個國際級的綜合性的遺產。

      如果想把林盤做好,一定是對這套整個的生態系統有非常清醒的認識。第一是要維持大的生態系統,不要出現顛覆性的變化,然后才是局部添加一些人工建筑物、構筑物,以及跟現代生活融合的問題和創新問題。

      《天府文化》:在做林盤設計的過程中,要特別注意林盤的生態。

      尹稚:首先要對這套大的綜合生態系統有足夠的認識,對建立在這套生態系統上的人居環境系統有非常深刻的認知,才能夠理解林盤文化以及它這種創造出來的特有的生活方式和生產方式。

      《天府文化》:您曾經提到過,現在鄉村可能面臨一個問題,就是基礎設施大量投入,但是沒有長期維護。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尹稚:鄉村基礎設施建設不是一個所謂的“先進技術的試驗田”,在鄉村建設當中投入的技術一定是適用性技術,即用得起、維護得了的技術。在鄉村盲目上一些所謂的“高新技術”和稀奇古怪的東西,最后的下場都是沒有維護能力,也就是一旦損壞了,就沒有更新能力。

      《天府文化》:就是說運用到鄉村的技術,不一定追求最好的,但要追求最適合的。

      尹稚:尤其是不能追求比較前衛、實驗型、高成本、短壽命、高迭代率的技術。這些技術用在農村,其實是坑農民。鄉村基礎設施建設的時候,政府可以補貼,甚至可以有外來的援助方、對口的扶貧方等等,但是一旦建成了,進入運營過程中很難找到補貼的話,就得自己扛了。過兩年如果壞了,沒有更多的經費更換,那就廢棄了。不是城市什么好東西都可以放到鄉村去,需要考慮運營維護成本,所以鄉村地區需要鼓勵的是適用技術,要求的是更好的性價比和更簡單易懂的運營維護過程。

      《天府文化》:目前農村自建型住宅存在空置率過高的問題,可以從哪些方面著手解決呢?

      尹稚:在農民進城以后,我們國家仍然保留他們在農村的“三塊地”,在很長時間其實相當于通過保留生產資料給他們留下一個社會保險。這對農一代來講是有價值的,第一代進城打工的農民工是會干農活的?,F在在城里長大的農二代和農三代,雖然從身份上來講還有宅基地和農民身份,但是恐怕已經沒有人會干農活了,留給他們的“三塊地”正在失去原有的保險價值。

      所以農民進城以后的保險其實要納入跟城市居民一樣的社會保障體制,包括城市居民所享受的失業保障等等,而不是簡單地在農村留了房子、承包地,因為很多人根本已經不具備農業的生產能力和生產技能了。你會看到農二代、農三代過年過節還會回家,可是已經住不慣傳統意義上的農宅了,就是回家燒個香,其他時間都不一定在家里住。他們的生活方式、生產技能已經高度變化了,所以確實到了讓農村的“三塊地”逐步自覺自愿開始進入市場的一個過程,實現流通和交易,讓真正有農業生產技能并且熱愛農業和擁有資源的人回去,而對農業沒興趣的、完全適應現代工業化生活的這批人離開。

      所謂“三塊地”的保險,對農民的個人生活來講價值越來越低了。這是現在當前農村,特別是農宅空心化最重要的一件事情。當然這些農宅未必都拆了,尤其是成都是個大的都市圈,從城到鄉的距離都不算太遠。農村這些閑置房將來怎么處理?其實在珠三角已經開始有一些嘗試,包括城中村、城邊村已有的這些空置面積能不能將來用來出租,做廉租房或保障房。其實都是可以探討的渠道。

      《天府文化》:其實就是對農宅進行更新,對吧?

      尹稚:更新,而不是推倒重來的更新。

      02 城鄉雙向流動是城鄉繁榮的基本前提

      《天府文化》:在鄉村振興的“下半篇”, 您覺得特色小鎮可以發揮什么樣的作用?

      尹稚:任何一個特色小鎮的形成,包括當年浙江首提的那些特色小鎮,都有幾百年的歷史。它有非常扎實的資源利用歷史,產業發展到今天才形成特色小鎮,這是一個漫長的歷史周期的演進過程。

      那些紡織業發達的小鎮,或者某種有特色產業的小鎮,很多都是清末民初的時候就開始起步的,后來隨著中國的產業進程發展迭代。它們有極好的歷史傳承性,并且一直能夠跟著產業的技術前沿往前走,最終才能形成這種非常堅實的產業基礎。這個產業不是編得出來的,得有特定的市場環境、勞動力的積淀、技術的積淀、資本的形成和長期運營模式的積累等先決條件。經濟上有一句很著名的話,“人造的云彩不下雨”。所謂的人工降雨過程,其實是一個人工增雨的過程,云一直在那里,不過打點催化劑,讓它下得大點小點而已。

      《天府文化》:除了特色小鎮,那么一般小鎮的出路在哪里?

      尹稚:這就是為什么要講城鄉融合,尤其是成都平原的城鄉融合其實是有傳統的。當年農村的“五朵金花”是為成都市的老百姓服務的,是城市需求的一個延伸。成都平原整個地區的文化生活比較豐富,從很早開始成都人周末就下鄉去放松,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正是這種城市市場的需求,造就了成都周圍早期的農家樂模式,到現在發展為一種更為復雜的產業形態模式,包括城市資本、城市人才逐漸進入鄉村。這些可能一開始是有時段性的,比如只有周末才去,慢慢地在那兒有了產業,安了家,就會變成長期性的。所以城鄉融合的根本出路,還是新型城市化。

      城市化第一個規劃周期過去了,現在已經看到效果了,我們解決了農村剩余勞動力、非農業生產勞動力進城的問題,基本把進城渠道都打通了。那么未來三五年我們需要打通的是城市熱愛農村的人、喜歡農業科技的人、真正愿意玩農業資本的人能夠正常從城市回到鄉村的渠道,重新讓他們在鄉村獲得財產認同、身份認同、利益認同,真正實現城鄉之間人力、物力、財力的雙向流動。這個才是城鄉融合很根本的東西。

      改革開放這么多年來,其實是靠農業產生的資源來支撐了城鎮化進程。在逐漸走向富裕、發達和現代化的過程當中,農村還面臨大量重新激活自身創造力的機會,那就是科技、人才、資本得能夠下鄉。

      最終,我們需要建立的國內大循環其實是城鄉統一的一個市場,根本上是重新回到全生產力要素的城鄉之間的雙向自由流動。未來喜歡農村的人可以在農村發展得好好的,喜歡城市的人也可以在城市里發展得很好,而不是一個簡單地單向輸血,或者是跨行業單向扶持,這樣就能保證農村的長期穩定。

      《天府文化》:過去鄉村發展主要依靠第一產業,鄉村振興是否需要第一產業、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的深度融合,或者說建立完整的產業鏈嗎?

      尹稚:第一、二、三產業是現代工業發展起來之后在所謂正規經濟、體制化經濟里的一個慣用說法。對于中國農村來講,其實沒有必要去嚴格區分一、二、三產業,農村很多定制化、高端化、手工化的東西都是前店后廠的模式,一、二、三產業高度融合。在工業經濟中,批量化的大工業生產存在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把消費者跟生產者完全切開。

      當下這個時代,隨著信息、技術、物流產業的興起,這種批量化生產的模式已經過時了,現在基本上是個性化、定制化、小眾化的市場來共同拼合成一個巨大的市場。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個體或者小規模的生產行為會越來越多,應對的是一個高利潤、小眾化的市場。這些放到農村做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顯然沒有必要嚴格區分什么一、二、三產業鏈。

      《天府文化》:生產者與消費者的關系,以及對應的市場都發生了變化。

      尹稚:重新回到一個消費者跟生產者之間高強度的鏈接,甚至可以打掉中間環節,實現生產者跟消費者的直接對接?,F在電商不就是嗎?沒有什么中間商賺差價。

      《天府文化》:目前正在進行的成渝都市圈建設,您覺得對成都都市圈的廣大鄉村地區有什么意義?

      尹稚:成都平原傳統的農業極度發達,傳統的農業生態環境也非常優質,所以在這樣的生態本體條件下,建設城鄉融合的系統相對來講是很容易的。說到都市圈的建設,其中一條就是都市圈內的大、中、小城市協同發展,有規模經濟效應、集聚效應的產業應該放到大城市,比如企業總部;但是很多現代生活必需的如養老、教育、培訓、會議等等,城市不一定是唯一的選擇,包括一些小型公司的辦公場所,如果考慮性價比和舒適度的話,也未必都扎在大城市里。在都市圈的發展過程當中,對各行各業的人來說,空間地理選擇的可能性和多樣性都大大增加了。

      當然這有一個前提,就是基礎設施是同標準的,比如在城市享受到的抽水馬桶和重點高中教育,在鄉村也能享受到。從大中小城市,包括小城鎮和鄉村振興一體化來考慮,其實有兩個前提:第一是基礎設施的同標化,第二是公共服務的均等化。如果做到了,那么大家在城鄉之間,無論在居住地還是就業地的選擇上,都會有更多的、多樣化的選擇機會。成都都市圈在同城化方面進展是相對比較快的,已經出臺了一大堆政策,包括人才政策、資本引進優惠政策、社會保障制度的統一等等。

      《天府文化》:在城鄉融合方面,您有沒有進一步的建議?

      尹稚:在鄉村振興的過程中,不管物理空間的建設,還是產業的規劃發展,不僅要滿足本村本鄉本土人的需求,還要考慮怎么能夠吸引更多城里人過來做客、暫住和定居,進而把知識資源、資本資源、技能資源和組織資源都帶進來。要有這種心胸和城鄉交流的渠道,才能真正實現城鄉之間功能互補、環境兼容、文明密切交流和相互影響。這才是城鄉共同繁榮的基本前提。

      成都在這方面有比較好的傳統和條件。從80年代中后期開始,成都附近的農村地區就主動接納成都衍生出來的適合在鄉村發展的城市職能,并且一直有與時俱進的回應。從早期簡單的娛樂業,到現在密切結合各種文創產業、傳統手工業、高端化定制等,產業在逐漸升級?,F在也開始跟養老康復等更適合放在農村的城市職能有了更密切的對接。

      成都這條路是對的。一定是城市衍生出來的、從環境角度適合放在農村的東西能夠在農村扎下根去,將來才能夠做到更好的城鄉融合。同時農業科技人才的下鄉,也帶來了農業種植、加工和營銷等方面的進步。

      相關新聞

      學會聲音

      更多

      規劃動態

      更多

      規劃會客廳

      更多

      中國社科院倪鵬飛:中央重磅文件推進“

      亚洲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
    1.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2.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3. <tr id="l0no5"></tr>

        <p id="l0no5"></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