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 <tr id="l0no5"></tr>

      <p id="l0no5"></p>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官方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城市規劃網> 資訊 >深度報道 > 正文

      都市圈的核聚變

      2022-05-18 11:06 來源:成都日報 作者:記者 馬玉寶

      環顧全球,每一座世界城市,都散發著屬于自己的光與熱,這些城市兼具集聚和輻射功能,匯集著超過千萬的人口,航路四通八達,承接的產業鏈、供應鏈牽動著全球節奏,在一“吸”一“呼”間,帶動著其自身與周邊地區的發展。

      “不論一座城市的起源是多么普通,城市的集聚都有可能產生神奇的效果?!惫鸫髮W經濟學教授、當代頂尖經濟學家愛德華·格萊澤在《城市的勝利》一書中這樣寫道。一個塞納河中的小島,成就了“巴黎的盛宴”;芝加哥除了簡單的農業加工,還吸引了大量的建筑師,他們共同發明了摩天大樓;上海從一個小鎮成長為當下的國際化大都市,深圳從一個小漁村起步,僅僅用了40多年的時間,就成為中國城市的一個鮮明代表,兩大城市還分別帶動了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的繁榮興盛……

      國內外學者對城市群發展階段的研究視角雖不盡相同,研究內容與結果有差異,但卻包含以下共性:城市的發展均是從低級到高級的漸進式演化,城市群體的發展是從無序的集中變為有序的疏散,而群內個體的相互關系則是從松散到緊密。

      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承載發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都市圈是城市群內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輻射帶動功能強的大城市為中心、以1小時通勤圈為基本范圍的城鎮化空間形態。從大城市到都市圈,是城市理念的一次躍升,也是城市協調發展的必然趨勢。

      如法國經濟學家弗朗索瓦·佩魯所說,經濟的增長不可能同時出現在所有的區域,而是首先出現于某增長點或增長極上。核心城市的規模和能量決定了它輻射的遠近,因而也就決定了都市圈范圍的大??;核心城市的性質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都市圈的性質。

      在世界范圍內,都市圈已有多個成功的案例:東京都市圈、倫敦都市圈、紐約都市圈、巴黎都市圈……多年發展,它們已成為當地人口最密集、經濟最活躍、最富有競爭力的地區,也充當著所在國家或地區經濟發展的樞紐和參與全球競爭的制高點。

      紐約都市圈

      更好協同來自更多預見

      華爾街、時代廣場、百老匯、摩天大樓……這些是紐約最為醒目的標識,但對于紐約都市圈來說,這顯然不是全部。廣義的紐約——紐約大都市圈包括美國波士頓、紐約、費城、華盛頓、芝加哥和底特律等大城市群,還有巴爾的摩、克利夫蘭和匹茲堡等一些中等城市以及它們附近的一些衛星城鎮。

      在紐約的核心區曼哈頓,“金錢永不眠”的故事仍在上演,但如果將時鐘撥回到100多年前,這里還是美國早期開展農產品對外貿易的重要窗口。19世紀前期,紐約貢獻了全美進口總額的一半和出口總額的三分之一;彼時,不論是按照貨物貿易進出口數量,還是按照金額統計,紐約均在全美排名第一,由此奠定了其貿易中心的地位。繁榮的對外貿易加上便利的交通運輸,更推動紐約本土制造業逐漸興起。

      而今,在經歷多次產業升級后,各類科創產業在紐約中心城區的“硅巷”聚集,谷歌、Facebook、微軟等超過500家科創企業,讓這里成為能與硅谷匹敵的美國第二大科創高地。

      如果說“塔尖”之上的紐約是由全球的產業基座托起,那么紐約都市圈其他城市則是支撐塔尖聳立的重要支點,當“塔尖”在世界舞臺閃爍時,整個塔亦是燈火通明、色彩各異。

      更好協同,來自更多預見。自20世紀20年代始,紐約從全局入手,完成了紐約都市圈社區規劃設計、公共空間規劃、交通網絡規劃、勞動力和經濟發展以及住房規劃等。而各方也充分尊重和堅持按規劃辦事,借助極具發展遠見和全局觀的頂層設計,城市最終打破了區域界限,獲得了新的發展空間。

      這是一個大中小城市體系健全、城市間實現有機的功能分工和協作的都市圈。圈內的各城市根據各自的歷史基礎與現實特征,或構筑互補的產業鏈,或錯位發展不同特色的專業性行業,降低區域產業相似度,避免了競爭大于協作局面的出現,使得整個區域的綜合性功能遠遠大于單個城市功能的簡單疊加——承接紐約的產業溢出,波士頓除了馬拉松,還有突出的微電子工業,芝加哥是鋼鐵和肉類加工工業基地,底特律是世界聞名的汽車城,華盛頓則承擔了政治中心的功能……

      從產業分布上能明顯看出,紐約都市圈呈現從跨國金融為主導的中心城區、科技創新與研發的外圍城市再到以生產消費性制造業的遠郊城市產業空間布局特征。外溢及周邊區域產業逐步升級是紐約都市圈得以快速發展的直接原因。都市圈產業不僅存在梯度布局特征,也呈現基于市場、人才等的協同,整體形成“創新尖峰+產業高地”的網絡化發展。

      通盤來看,紐約都市圈的各大城市雖然在地域上相鄰,但特點并不一致,在規劃上,發揮比較優勢,聚焦重點產業,反而能夠為未來留下充足的騰挪空間。另一方面,按照產業的發展一般規律,第一產業國民收入和勞動力的相對比重將逐漸下降,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國民收入和勞動力的相對比重將階次上升。在一定的布局半徑中,產業合理分工布局促進了大都市圈可持續發展。

      倫敦都市圈

      產業推動的集聚擴散

      去公園待個一下午,跑步、野餐、露營……已成為很多倫敦人生活的一部分。倫敦內城的綠色空間,由海德公園、攝政公園等公共空間和百余座花園廣場構成。一步步向內延伸,是綠網、綠楔、綠斑組成的綠色網絡。這些綠色空間并非整齊劃一,其間混合著眾多城市功能,且功能定義已從空間的綠色,轉向強調經濟、社會屬性的空間作用。

      倫敦人得以擁抱如今的綠色,經過了一段漫長的時光。100多年來,這座城市見證的,是在產業、空間、能源等多個面向持續而系統的演化歷程。

      “這一天,倫敦有霧,這場霧濃重而陰沉,有生命的倫敦眼睛刺痛,肺部郁悶……在城市邊緣地帶,霧是深黃色,靠里一點兒是棕色的,再靠里一點兒,棕色再深一些,再靠里,又再深一點兒,直到商業區的中心地帶,霧是赭黑色的?!薄@是英國作家狄更斯筆下19世紀的倫敦。

      作為工業革命發源地,英國是世界上城市化起步最早的國家。機械化替代了手工業,也改變了英國的社會結構和產業模式,轉變了人們的思想觀念和生活方式。

      在工業化初期,工業企業大多集中在倫敦市中心,城市提供的大量就業崗位,吸引了各地勞動力向城市集聚,隨著大量農村人口涌向城市,倫敦的中心城區迅速發展壯大。

      環境問題倒逼治理,當地意識到,工業的過度集聚,導致了過高的生活成本和環境污染問題。一些企業也開始向外圍遷移,進而帶動了人口的擴散。

      20世紀40年代,為解決倫敦城區用地有限問題和產業集群與發展需要之間的矛盾,以倫敦為中心的50公里半徑內建立起了衛星城,新城的主要功能,用于緩解中心城區人口密度過大、住房擁擠、生產用地不合理等問題,分散中心城區工業職能,提供就業崗位以吸引人口轉移,形成與中心城區在產業、商業和通勤上的協同與補充。

      這些做法逐步緩解了中心城區人口過度集聚的問題,中心城區人口數量顯著下降,而遠郊區的人口規模則實現成倍增長。

      此后,倫敦制造業在達到巔峰之后快速衰退,以銀行業為核心的金融服務業開始成長壯大。中心城市的產業結構升級使工業產業不斷向周邊衛星城轉移。進入21世紀,倫敦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更加堅固,而文化創意產業也異軍突起,成為以廣告、軟件設計、藝術表演、電視傳媒等為代表的龐大經濟實體。倫敦的發展,也帶動著周邊大中小城市的產業分工與升級。比如以汽車制造業和現代制造業為主的伯明翰;以船舶制造業和旅游業為主的利物浦;以電子、化工等新興工業為主的曼徹斯特等等。

      由工業到金融業,再到文化創意產業,倫敦憑借不斷突破和創新的能力參與世界產業的變革和經濟浪潮,自然宜居的生態環境,也成為公園城市的一個范例。倫敦都市圈穿越百年的一條主線,是經濟實力強大的中心城市的帶動作用和示范效應。

      東京都市圈

      軌道上的城市延伸

      縱橫交錯的城市軌道,總是城市風景中的一抹亮色。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說,東京的軌道就像哈密瓜上的紋路那樣復雜。

      如果想要離地鐵站更近,就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在東京,軌道交通一小時能夠到達的地區,房價普遍很高。對于游客來說,酒店亦是同理。

      高密度發展的城市形態使城市內部交通量高度集中,軌道交通也成為東京最主要的交通出行方式。去過東京的人,總是驚嘆于其蛛網般復雜的軌道交通網絡,遍布全域的軌道構成了城市有機體的血液循環系統,支撐起以東京為中心、半徑70多公里之內的城市群——東京都市圈的核心功能框架,將超過3700萬人送往都市圈的各個角落。

      當大城市發展到城市群、都市圈構建的過程時,便利的交通是匯聚人流、物流與信息流的前提。隨著與外界貿易與商業聯系需求增加,東京呈現沿交通沿線擴展的軸形發展態勢。通過提升通勤便利性,培養和構建連接中心城區的節點,疏解發展壓力。

      20世紀80年代,由于東京中心城市土地成本上升、環境污染加劇等突出問題,居住和產業開始全面郊區化遷移,帶動了30公里圈層發展。此后10年,東京中心城區行政和商務繼續外遷到30公里圈層,而工業類產業二次遷移進入 50公里圈層。隨著這種圈層式外延,以橫濱、琦玉、千葉為代表的交通樞紐逐漸成長為區域副中心,為東京提供產業協同與功能疏解職能。

      在以軌道為主體的城市交通系統和土地利用模式之外,鐵路、公路、航空和海運組成的四通八達的交通網拉近了各地距離,改變了城市結構,更使都市圈從東京“單核心型”發展成為東京、大阪、名古屋“三核心型”。

      聚焦交通,進而集聚資源,逐步擴大;緊扣單點,進而集中優勢,走向多點。發達的交通和運輸效率的提升是推動都市圈規模迅速壯大的關鍵——這一規律,在東京都市圈得到清晰體現。

      巴黎都市圈

      多元文化中的流動盛宴

      在巴黎,讀書人可以不去埃菲爾鐵塔,卻不能不去莎士比亞書店。1919年,莎士比亞書店在巴黎左岸開張,很快成為巴黎的文化地標和全世界書店的標桿。

      在店主西爾維婭·畢奇的自傳《莎士比亞書店》中,這里既是書店、圖書館、出版社,也是文人雅士匯聚的據點。她將英國、美國、愛爾蘭和法國的作家們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喬伊斯、海明威、菲茨杰拉德、紀德、拉爾博、瓦樂?!慌忠慌淖骷液退囆g家到這里來買書、借書、會朋友、聊天、喝咖啡、談心事……

      一家書店,包容而多元,一座城市的文化吸引力于此濃縮。曾旅居巴黎多年的海明威寫道:“假如你有幸年輕時在巴黎生活過,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論去到哪里她都與你同在,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盛宴”。

      文化的吸引力是巨大的,這一點,巴黎有著十足的發言權。18世紀,巴黎已經成為歐洲的文化中心,啟蒙運動的思想由伏爾泰、孟德斯鳩、盧梭等大師向各地播散。歐洲的許多國家將學習法國文化、講法語、模仿法國的生活方式當成一種時尚,這極大地影響了巴黎城市的發展定位——建設成為歐洲西北部的中心城市。

      以巴黎為中心,巴黎都市圈沿塞納河、萊茵河延伸,跨越了法國、德國、荷蘭、比利時等國家。同歷史上的文化名城一樣,巴黎的全部城市精神,就深深植根于這一片空間。歷史文化的傳承與積淀,多年來的熏染,讓這里充滿了文化的感召力。

      作為世界三大戲劇節之一,阿維尼翁戲劇節,也許是最能彰顯這種“近悅遠來”效應的一個例證。1947年,法國導演、戲劇家讓·維拉爾創立了阿維尼翁戲劇節。在此之前,這個小鎮一直被巴黎人稱為“文化沙漠”,但自從戲劇節創辦以來,這里就變成了集住宿、餐飲、購物于一體的嘉年華,每年夏天,“整個巴黎人都在這里看戲?!?/p>

      城市由人構成,在物質的需求之外,更有精神的追求,這成為很多人奔赴巴黎的源動力。如今,巴黎承繼過往的文化傳統,發揮浪漫和遐思的民族特性,在世界各地文化愛好者與從業者的聚力之下,發展創意設計、會議博覽和旅游業等第三產業,打造時尚之都。大都市圈范圍內,各個城市也各司其職,與這一中心城市錯位發展,彼此互補:萊茵—魯爾作為德國乃至歐洲主要的工業重心,主要發展工礦業,建設制造業中心;阿姆斯特丹、蘭斯塔德發揮其港口優勢,偏重于臨港產業,溝通與外界的交往……

      文化帶來交流,交流催動經濟,經濟推動城市,城市反哺文化——正是在如此的循環之中,巴黎大都市圈經歷時光,“盛宴”流動不息。


      相關新聞

      學會聲音

      更多

      規劃動態

      更多

      規劃會客廳

      更多

      陸銘:治理城市擁堵不必限制外來人口

      亚洲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
    1.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2.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3. <tr id="l0no5"></tr>

        <p id="l0no5"></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