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 <tr id="l0no5"></tr>

      <p id="l0no5"></p>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官方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城市規劃網>資訊>規劃會客廳> 正文

      吳志強:“雙一流”大學校園規劃

      2022-07-22 13:47 來源:CA當代建筑

      對話人|

      23-1.png

      吳志強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監事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德國工程科學院院士,瑞典皇家工程科學院院士,上海市政府參事,曾任同濟大學副校長、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院長

      24-1.jpg


      江立敏 :吳院士,您好!中國是教育大國,在走向教育強國的過程中,提出了“雙一流”大學的戰略。從校園規劃和設計的角度,請您分享關于您對“雙一流”大學的總體判斷,或者在您看來,我們國家的“雙一流”大學建設是怎樣的狀態?

      吳志強 :“雙一流”與“985工程”“211工程” 一樣,是十年為期的國家戰略。1995 年,我國提出了“211 工程”;1998 年,提出了“985 工程”,旨在使中國高校沖到世界前列 ;2017年,國家提出了“雙一流”建設。項目的名稱雖然改變了,但本質未變,都是將中國大學的建設與世界上先進的高等教育要求進行對標,使中國大學成為國際上常說的精英大學(elite university)。中國的這些戰略也對世界產生了影響,如受“211工程”的影響,德國大學有了歷史性的改革,推出了“卓越計劃”(excellence initiative)。

      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明確兩個要點 :

      1)大學的傳統定義。大學是由學者的理念、學術探索、知識體系創造的共同體,是一批學者聚集在一起的學術組織。而精英大學的概念則增加了一個比較維度,即一所大學是否稱得上“精英”,與大學之間的相互比較有關,今天的精英大學,不僅指在國內進行比較,更是在世界范圍內進行比較。曾經,德國、法國的大學,對英國、美國設定的大學排行榜并不認同,認為其脫離了大學的本意。但是,我國為大學能夠進入世界精英大學行列而制定的計劃,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德國和法國的大學進入評比體系。

      2)大學的歷史發展趨勢。對于德國、法國的大學而言,他們被歷史趨勢驟然拉入競技場上,這是百年來從未發生過的局面,實際上也深刻改變了大學的管理評價體系。

      我們若能看清未來大學發展的大趨勢,就能回答“雙一流”大學未來面臨的問題?!耙涣鳌?是指在全世界范圍內,與世界上最好的大學進行比較,因此產生三個需要細化的問題 :比什么?怎么比?為什么比?

      其中,核心問題是比什么。有的評比大學占地面積的大小 ;有的評比大學的建筑是否美觀,校園歷史是否悠久 ;有的評比大學發表論文、著作的總數 ;有的評比大學的外籍教師占比……其本質是大學在三個方面的產出比較 :

      1)智力產出。思想、技術、創新、知識。

      2)智者培育。大學所培養的人對社會的貢獻度。

      3)文明推動。由軟性和深層次的知識、智力外溢所做的直接貢獻。

      今天的中國和過去的中國很不一樣,這是因為大學不僅培養了專業人才,還培育了一代人的現代意識和現代社會基因。2021 年,我國有近1 000萬大學生畢業,這與我國所處的發展階段和社會經濟發展水平是相匹配的。設想這樣一種狀態 :如果我們的大學一直以這樣的規模培養人才,整個中國的國民思想體系就能完全承擔社會發展的新一代托底和推動的作用。

      最終評價一所大學的三項標準就是知識生產、人才培養和創新、文明培育。這是超越具體指標的本質評判標準,是頂級大學在世界層面上的競爭及無法脫離比拼的范疇。

      江立敏 :謝謝您對于“雙一流”校園建設的總體判斷。下一個問題是關于大學和城市關系的話題,您如何看待“校城一體”,或者說您如何看待未來的“雙一流”大學與城市間的協同?中國的城鎮化進程是否會影響未來大學的發展和規劃?

      吳志強 : 好的大學會托舉一座城市,而托舉的力度與學科設置有關。從第一代到第五代大學來看,大學的職責越來越向其所在的空間外溢,其與城市也產生越來越密切的聯系。我在德國留學期間發現,德國學校里的語言是無法被周邊百姓聽懂的,幾乎是兩種不同語系,而校園內的人談論的話題,也是校園外的人無法參與的。但也可以看到中國大學在發展過程中,使用的語言從 “文言文”變為“白話文”?!鞍自捨摹钡氖褂米尨髮W里的人和大學外的人能聽懂彼此的語義,交流通暢。文化和學術界的主流一直都是追求高尚的,這種高尚帶來了文明,脫離了低級趣味。大學與城市越來越緊密的聯系帶動了城市周邊的發展。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城市滋養了大學,大學又哺育了城市文化創新。

      但實際上,大學和城市之間有更為多層、復雜的關系。隨著大學的代際演進,大學對城市的貢獻度有所不同。過去的大學城對其所在城鎮的貢獻只有兩種 :大學校園周邊的咖啡館和周邊居民的驕傲感、認同感——類似“牛頓是在我們小鎮里工作”的自豪感。但大學并不參與周邊城鎮的生產活動,與周邊城鎮完全脫離,大學內的學者獨立從事自己的工作。周邊的居民也許會知道愛因斯坦常去的咖啡館,但也僅僅停留在名譽上的感受而已。

      隨著大學的迭代進步,城市也在迭代進步。城市演變為現代城市后,成了主要的物質生產場所,大規模的產業、工人涌入城市。當產業經濟成為城市的主要收入來源時,大學就與城市經濟來源產生了絕對的緊密關系,這在傳統的第一代大學中是不存在的。城市與大學的過渡帶就是創新,這樣的實踐是從德國的大學開始的。傳統大學被提升為創新驅動引擎,其主要功能是為地方、民族、國家直接貢獻科技創新,而不再是供學生讀書研究,學生離開校園后也不再參與城市經濟和產業活動的象牙塔。這也是洪堡思想給大學的角色帶來的劇烈變革。

      到了以美國大學為代表的第四代、第五代大學,城市與大學之間的關系愈發強大。大學不僅提供飛躍校園圍墻的思想、知識、技術、研究,還提供經濟和創業的種子——大學孵化的公司。老師和學生在校園周邊,孵化、培育出“金蛋”,使他們成長為一個個“金鳳凰”。實際上,大學和城市已經超越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關系,而互為命運共同體。從世界大趨勢來看,城市和地區經濟的發展與大學的學術創新性的聯系將變得愈發密切。

      江立敏 :您剛剛舉了大學如何反哺城市的例子,我們都知道現在的“雙一流”大學特別強調創新,那么從創新的視角,您認為大學創新該如何與城市實現協同?有哪些創新空間要素和互動關系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吳志強 : 首先,我們的大學校園一直是一本對于所有大學生來說都非常重要的“教科書”。不管大學里有多少專業,這本“教科書”是所有人共讀的。校園里的道路、建筑、空間環境是所有人的通識課程,環境像隱性基因被緊緊嵌在學生的身上。我們這代人進入同濟大學的時候,校園野草叢生,三好塢一帶的草甚至比人還高,西北一樓旁邊全是農田,水塘里有癩蛤蟆、青蛙,整個校園呈現一種“野”的狀態,所以我們這一代學生“野”心多一點,“野”勁大一點,韌性也強一點。這就是大學的“通識教育”。2000 年以前,在同濟大學校園內,圖書館到大禮堂之間的道路經常是擁堵的。為了方便學生行走,我們在圖書館側面新增一條路,加建了小木橋,將其進行精細化處理,從而把人流分解出來。小路建成后,同濟大學里就有了市民階級的“基因”。每所大學培養出的學生不同,同一所大學里現在的學生和過去的學生也不同。作為共同的“教科書”,這是大學創新空間要素的第一層次。

      25.png

      同濟大學校園秋色

      26.png

      同濟大學櫻花大道

      其次,更高級的創造性。大學不能太同質化。從這點上來說,我認為同濟大學保留每個歷史時期的兩三棟建筑的做法特別好。我不贊成把一所大學建造成統一的風格,因為這樣會導致大學“基因”庫特別單一。我贊成大學積累,用百年時間來積淀大學不同時期產出的最好的東西 ;反之,我們也要批判性地思考,百年積淀下來的都是好的東西嗎?但是無論如何,多樣性是大學校園非常重要的“基因”。同濟大學有不同的校園“基因”,我曾經梳理過同濟大學每棟建筑的歷史——設計者、建造者、風格思想、原始圖紙。一所大學校園里具有多樣性基因的承載空間,會帶給人們啟發和迭代思想。

      再次,大學空間里的綠化設計也極其重要。例如 :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C樓在設計中,把地下室掏空一層,使陽光落下去,與世博軸的想法同源。根據我從德國帶回來的設計習慣,原本設想布置一片不規則的、四季常開的花草,但在建筑師園林設計風格的影響下,我們最終做了規則設計,將植被條紋縱向和橫向布局。這種做法也影響了我們的學生,如上海馬路邊的綠化都被修剪得非常齊整,這種“上海精神”在德國就比較少見。

      27.png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C樓下沉廣場景觀

      大學校園里的景觀給師生帶來非常大的影響。老師和學生都被融入設計中,其思想也被這些景觀所影響。設計太規矩就沒有研發,設計太凌亂又出不了成果,介乎規矩和灑脫之間,景觀尺度變得非常重要。我最感遺憾的是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A、B、C三棟樓之間廣場上的石子路,我原本設想它的鋪法應該有一些講究,可以帶動學生的創造性思維,而不是簡單地將10 cm×10 cm的石塊埋下去。我本想結合文遠樓和紅樓相對的兩扇門之間的連線,采用不同的鋪法,讓學生知道即便這樣的空間也是可以做大量設計的。實際上,校園環境的每一個細節,每一塊地面,每一種色彩,每一棟樓的風格,都會影響師生的思維方式,而這種思維方式又直接作用于其創新力。

      江立敏 :我們當下的中國大學校園都普遍面臨校園更新的問題。在您看來,在大學校園更新的過程中,有哪些點是值得關注的?

      吳志強 :第一,人的迭代。提及大學校園更新,可能要先談補漏、修繕。但其實這不是最本質的問題?!案隆钡闹行膬群瓚谟诖髮W學生的迭代、教師的迭代及其引領的社會的迭代。然而矛盾的是,大學雖然造就了文明,但其本身的管理文明還未跟上。實際上,建筑師在面對更新時,應該先看人的迭代,如老師和學生的迭代。大學是師生交往的“小社會”,這個社會的主體隨時都在發生變化。例如 :我們這一代學生之前有兩代教師——一代是從圣約翰大學畢業的老師,一代是20世紀50年代畢業的老師,他們完全是兩代人,其穿衣方式、生活方式、價值觀也代表了兩個不同的時代。我們的學生也在發生改變。比較我現在的學生,我在不同時期帶的學生,現在也完全是兩代人了。但是,建筑師在進行大學校園更新的時候,往往注意不到這種變化,以為大學這個載體是不變的,更新就是恢復成它原來的樣子,這種認知是不對的。建筑師要了解到大學的老師和學生都是在迭代的,他們的情趣、生活方式都很不一樣,他們所在的建筑空間所承載的文明也已不同了。

      第二,學科的迭代。大學校園作為承載空間,要能承載學科的變化。簡單地說,建筑師想把大學校園建設好,就要盡量把世界上好的大學都看遍。更具體地講,假如要設計好建筑系的樓,就應該把全世界大學的建筑城規學院都看一遍??礃堑膶嵸|是要看到里面的學科,知曉建筑學、城市規劃這些學科是做什么的。在這些學科的發展過程中,我們已非常清楚如何使用空間,而且我們要培養的下一代人才應具有這些特點 :①一定非常懂形式和自然之間的耗能關系 ;②一定懂得虛空間和實空間如何結合,這是過去的建筑師不會培養,也沒法培養的 ;③一定懂得讓更多人舒適地、分時段共用一個空間。如果我們知道如何從這三個方向培養人才,那么也就會清楚應該設計怎樣的空間。由此可見,學科的增長是校園更新中更為重要且更為高級的層面。

      第三,對大學本質的認識。大學的本質是創新,無創新的大學必然死亡,更別提“211工程”“985工程”,以及世界精英大學。在我的認知里,中小學主要是傳遞人類現有知識,大學則是師生一起創造新知識,其創新的本質也就是今天談的話題——空間如何滋潤并賦能創新。對于大學的創新本質來講,空間的作用一是滋潤,二是賦能,這是一個特別重要的議題。

      江立敏 :您剛剛提到如何在校園中引導學生對自然的關注,就引申出一個話題——在我們未來的大學校園規劃設計中,如何體現綠色建筑及近年來倡導的碳中和理念?

      吳志強 : 教育是大學的底線。在校園規劃中,要守住大學校園的三條底線 :

      第一條底線,要使學生在綠色的環境中成長,不能讓城市污染、放射污染、水污染、土污染、空氣污染等進入校園。

      第二條底線,大學校園有了綠色,有了花草樹木后,屋頂上還可有更多綠化,這是中線水準。

      第三條底線,培養學生的環境意識,這種意識的培養,并不是讓一個大學從大量排碳的學校突然轉變為零碳學校,而是在高線水準中,培養學生在環保中的主人翁意識。以前同濟大學的電費對學生而言是外部因素,萬鋼校長在學校浴室導入了洗浴計費卡系統,該系統讓學生在洗浴時能真切感知自己在多少時間內用了多少熱水,體會到自己是能耗的主人。這張卡不僅節約了能耗,還培養了能擔當的人?!拔业纳钗易鲋鳌?,并不是指“我”的生活可以奢靡、浪費。這是一項非常重要的教育,培養學生的主人翁意識,而不是將他們培養為被動的接受者。

      綠色校園要留給學生創作空間,而不是建筑師將一切做好以后,學生享受“碳中和”的成果。例如 :建筑師應留出場地,讓學生決定這一季節種什么草,那一季節種什么花,使大學建筑本身成為一個培養場,成為培養有主人翁意識的下一代人才,甚至城市決策者的場所。

      江立敏 :在當下這個時代,從我們規劃和設計的角度來看,如何鼓勵學科的互動和交叉?

      吳志強 :將大學培養看作橄欖形,可分為三層 :上層是人格、價值觀培養 ;中層是能力培養 ;下層是知識傳遞?,F今,知識更多是由社會傳遞的,知識傳遞并不是大學能力培養的主體。而中層的能力是橄欖形中最大的一塊,其核心是創新。因此,大學培養的真正核心是如何培養一批有創新能力的老師和學生。

      創新能力培養的空間需求非常清晰 :空間中有交往嗎?假如,在同樣一種風格的空間里,把一個大學規劃成許多學院,每個學院再分成許多場所,每個學生都到自己的場所里,在老師的指導下進行學習;那么,這樣的大學是培養不出偉大的、超越老師的學生的,因為學生永遠在老師之下。

      如果每一次學生超越老師,都是因為學生找到了一個新的“基因”,那么這個“基因”的價值就是大學的空間密碼 :

      1)通廊。廊道的主要作用并不是遮風避雨,而是打破界限的管道,打通被割裂的學科知識。

      2)共性空間——思想交流空間。例如:我們認為大學食堂就是簡單吃飯的地方,這是有誤解的。餐廳應該是一個思想場,大家都在這里進行交流,這就是共性空間??梢钥吹绞澜缟细挥袆撔虑嗄甑牡胤蕉际沁@樣,到處有可以坐下來交流的地方,這也是最有吸引力的一點。

      3)邊緣空間。邊緣空間是在主體空間旁邊,允許其他空間的人滲透進來的空間。比如 :文遠樓二樓,我在讀研究生的時候,那里就經常組織舞會,同學們可以邀請其他學院的同學一起參加。我覺得通廊、共性空間和邊緣空間這三種空間不能缺少,這是跨界的創新。

      4)為了創新而創新的空間。大學的空間不應只有教室、宿舍、體育場等常規的場所,還應有專門用于創新的空間,它是整個大學培養的核心空間。如將教室改作創新室,即以創新為主的各方人士聚集的場所,不管是老教授,還是青年教師、博士研究生、碩士研究生,都可以在此聚集、交流。不同的產業,不同專業背景的人在這種空間中實現橫向跨越。這種為了創新而創造的空間,可以稱為“創新空間”,或者叫“創新室”。創新室的群落是未來大學的主體 ;創新室的數量、大小、配置,將決定這所大學未來能否成為世界一流大學 ;創新室在整個大學建筑中的占比,將決定這所大學未來在世界上的地位。

      我覺得還沒有人把全世界最高效能創新空間的大小、人數研究出來。比如 :一個大學應該配置多少創新空間可以讓這個大學走向“三一流”——世界一流的大學,世界一流的院校系科,世界一流的團隊。我認為“一流團隊”是最關鍵的,一流的團隊可以造就一流的學科、一流的大學。我覺得首次把世界一流團隊使用的空間研究清楚,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江立敏 :還想再跟您請教一下先進技術方面的問題,如人工智能、區塊鏈,以及最近特別火的元宇宙,這些先進的概念和技術對未來的大學校園空間會產生哪些影響?

      吳志強 : 舉個例子,風語筑最近組織了元宇宙設計競賽,我擔任評委主席,在接受采訪時說過一段話 :人類和動物的區別,就在于人類具有可以想象未來空間的能力。對于經過培訓的人來說,這種夢想就變成了愿景。過去,愿景只能用小說、口傳、戲曲的方式表達 ;今天,我們可以用數字化的方式把空間展示出來,也是人類第一次用數字化的方式呈現空間和空間里的動態、故事。這是超越小說、電視、電影、戲劇的存在,是人們對未來的共同期望。共同的夢想可以讓百萬、千萬懷有同樣夢想的人做同一件事,它是超越動物性的。這也是規劃的本質,即一個夢想要有一個戰略目標。歸根結底,建筑設計也是在想明白人們共同的愿景后,架構敘事空間。建筑師的工作內容從誕生的第一天開始,就是從虛擬的空間走向現實的空間,只是現在在虛擬空間中也可以進行建筑設計。

      江立敏 :最后,希望您為我們從事大學校園規劃設計實踐的年輕建筑師和規劃師提一些寄語、期待或建議。

      吳志強 :我們這些設計師都有接受大學教育的經歷。每一個大學都是嵌在設計師血液里的“基因”。在把自己的經歷化作設計內容時,我們需要補充外部的“基因”。我們清楚自己讀大學時的憾事,我們也知道夢想沒有實現的原因。當我們終于有能力來設計自己內心理想的、渴望的空間的時候,我們也實現了人生最大的幸福和價值,這就是創新成功。我們要成就別人的創新成功,同時也會成就我們自己的創新成功,或者說得更完整些,我們希望把當時的遺憾化作今天別人的創新成功,在送給別人的同時,完成我們自己的創新成功?!?/p>

      28.jpg

      蘭州大學榆中校區規劃

      相關新聞

      學會聲音

      更多

      規劃動態

      更多

      規劃會客廳

      更多

      提升聯動效率 促新型城鎮化政策落地

      亚洲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
    1.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2.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3. <tr id="l0no5"></tr>

        <p id="l0no5"></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