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 <tr id="l0no5"></tr>

      <p id="l0no5"></p>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官方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城市規劃網> 資訊 >規劃會客廳 > 正文

      方煜:深圳都市圈應以創新為本,為都市圈高質量發展探索新路

      2022-09-02 11:33 來源:上海大都市圈規劃

      導 讀

      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發展壯大城市群和都市圈”,將都市圈作為城鎮化空間格局戰略的重要組成。目前,《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已由滬蘇浙兩省一市政府聯合印發。為學習借鑒國內其他都市圈規劃建設經驗,上海大都市圈規劃研究中心特別邀請中國城市規劃學會理事及國外城市規劃學術委員會秘書長、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深圳分院方煜院長,以專訪的形式針對深圳都市圈規劃建設的相關議題進行交流。

      0.png

      2020年,《深圳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2019年工作總結和2020年工作計劃》提出推進深圳都市圈規劃編制。能否介紹一下深圳都市圈目前的建設發展情況?推動深圳都市圈協同過程中是否構建了統一的協同機制?

      方煜:2019年國家發改委提出建設現代化都市圈,對于深圳都市圈來說,過去沒有這個概念。深圳歷史上就不是一個中心城市,更多承擔口岸城市、經濟特區的職能,以特殊政策為很多國家命題先行先試。過去十幾年,一直以“深莞惠”的概念開展區域合作。國家發改委提出建設現代化都市圈,這對深圳來說確實是一個全新的視野和命題。廣東省和深圳市“十四五”規劃都明確提出建設深圳都市圈,特別是深圳正好趕上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國家戰略,深圳都市圈將成為未來深圳發展的主要空間載體。深圳都市圈的發展要求形成統一共識,有核心、有梯度,這與過去深莞惠合作的模式不一樣。

      深圳都市圈約1.63萬平方公里,大致相當于北京市和杭州市,相比國內其他都市圈范圍較小。常住人口約3400萬,應該是國內人口密度最高的都市圈。經濟總量超4萬億,大灣區內的香港和廣州,也是2萬億的規模。

      在這樣的背景下,如何認識深圳都市圈的發展特征?首先,根據跨城通勤數據,深圳都市圈表現出強流動特征。由于尺度較小,有灣有山的自然格局決定了其建設空間有限,表現為高密度人居環境,進一步促進了邊界地區的人員往來。其次,深圳都市圈形成了以信息技術為突破口的全球科技生態。深圳沒有廣州省域中心城市的優勢,也沒有香港自由經濟體的“超級聯系人”優勢,更多的是抓住了技術革命的機遇,積極發展信息技術產業。第三,深圳作為都市圈核心城市,其世界級職能頗具特色,但不追求全面。不同于其他都市圈核心城市具有綜合性職能,如上海大都市圈的核心城市上海,以“五個中心”作為全球城市核心功能。但深圳不可能成為類似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也不可能成為類似廣州的行政中心或服務中心,而更多承擔產業創新和科技創新中心的職能。這一輪公布的都市圈發展規劃,如福州、西安、南京、成都、長沙等都市圈核心城市,都具備很強的區域中心服務職能。而深圳大量的聯系則是面向國際和全國,同時,深圳也是一個移民城市,講廣東話的人很少,廣西人、湖南人排在前兩位。這些是它的優勢或正在形成的競爭力。

      1.png

      // 圖1 國內外主要城市人口密度與開發強度對比

      來源:《深圳都市圈一體化2021年度報告》

      深圳都市圈也面臨著一些不足與挑戰。首先,受到傳統特區思維慣性的制約,功能難以疏解、跨界地區發展“塌陷”。深圳中心區的經濟規?;九c東京中心區相當,但到深圳邊界地區,則與東京邊界地區差距很大,不是按照梯度遞減,而是一下子就“塌陷”了。深莞邊界每天大概有50多萬人來回流動,但沒有形成中心-邊緣的對流,而是停留在鎮街之間的互動。產業方面,很多邊界地區的街鎮處在勞動密集型轉型到資金密集型、創新密集型的過程中,因此出現了一些塌陷。其次,空間上出現明顯斷層。交通方面,深莞惠的軌道建設滯后,路網連接度上存在問題。生態方面,局部城鎮建設擠占了生態空間,深圳、東莞兩市形成了多處相對獨立的大型生態斑塊,如同孤島佇立在城市。公共服務方面,邊界地區是都市圈人口快速增長的核心地帶,但公共服務資源配置難以匹配人口增長需求,造成深圳中心不斷加密,成本不斷提高,但外圍品質難以提升,導致公共服務水平呈現超大城市和街鎮的二元格局。

      2.jpg

      // 圖2 深圳都市圈各類設施核密度分析圖與近十年人口增速分布示意圖

      來源:《深圳都市圈一體化2021年度報告》

      產業塌陷、空間斷層、生態孤島、民生二元等問題,反映出深圳都市圈尚處于起步階段。深究原因,深莞惠是一個極其復雜的對話系統,既有深圳超大城市模式,也有東莞“鎮街-村”模式,又有惠州的產業園區模式,自下而上的主體多元,行政主體、對話語境、治理水平都不對等。因此,深莞惠的協同是自發的,尚處在初級階段。例如,深莞項目溝通中,東莞鎮級投資主體無法直接與深圳市、區兩級主體交流,造成項目的跨界交流渠道不暢。

      深莞惠是國內較早探索跨市區域協同的地區,在2009年就搭建了深莞惠三市聯席會議機制。但更多停留在大的建設工程、走廊的協調上,遠遠沒有達到都市圈視角下的深度合作,這是治理層面不可回避的問題。

      都市圈是深圳治理方面的一個重大飛躍,應該成為先行示范區一個新的空間模板,來支撐先行示范區發展。深圳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如ICT產業已經開始走出深圳,向東莞等周邊城市拓展。不同于上海大都市圈基于目標導向和價值體系的構建,深圳都市圈的建設更多基于問題導向,轉變傳統特區思維,繼續強化自身特色,疏解非核心職能,帶動東莞和惠州的發展。目前雖然問題很多,但也說明潛力很大。都市圈可能是深圳繼成本、人才或產業機遇之后又一次發展騰飛的機會,在更大的范圍內構建一個更強大的系統,通過都市圈推進深圳再一次的跨越發展。

      廣東省國土空間規劃共劃定了5個都市圈,深圳都市圈應如何與其他都市圈形成聯動發展格局?如何助力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

      方煜:廣東省國土空間規劃是一個省級規劃,更多從全省域均衡發展的角度提出5個都市圈。但對于都市圈來說,離不開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框架。這個國家戰略的本質,是通過廣東的發展來支持香港和澳門的繁榮和穩定,在這個維度上,政治意義大于社會意義和經濟意義。但從地方來講,經濟發展是優先的,協調好國家戰略與地方訴求之間的關系,需要大灣區這樣一個平臺來實現。國家層面成立了粵港澳協調辦公室,廣深等城市都成立了灣區辦,橫琴、前海、南沙等重點地區也正在推進落實各自方案。這些都體現了大灣區最本質的特征,就是一國兩制。

      在粵港澳大灣區,廣深港三個城市共同承擔了世界城市職能,這與北京和上海集中在一個城市不同。香港是國際金融和航運中心,但產業空心化;深圳在產業創新上具有優勢,但國際文化、航運能級不足;廣州更偏向行政中心和服務中心,以及交通樞紐功能。三個城市的頂尖功能合作發展,構建起一個世界城市的引領作用,這是粵港澳大灣區與其他地區最大的特點與不同。以廣州、深圳和香港為核心的三個都市圈更多的是在專業化和功能上的分工,而在空間上,由于距離相近,彼此腹地交疊。

      廣深港加上澳門,形成了四個核心引擎,共同承擔大灣區世界城市職能。對于每個核心引擎,更多的是要“有所為、有所不為”,而對于每個城市,可能是“既要、也要、還要、都要、全要”。因此,大灣區各個城市之間要達成共識,在這樣一個巨型城市區域里,形成網絡化分工格局?;浉郯拇鬄硡^面積約5.6萬平方公里,常住人口達8000多萬,這樣的密度在全球都很少見,治理難度是空前的。不是傳統從城市群到都市圈再到中心城市的概念,大灣區實際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巨型城市區域,是包含“9+2”城市的區域治理,也是一國兩制的治理實踐。

      粵港澳大灣區不是一體化,也不是經濟協同,更多的是合作發展。但合作的領域和方式有很多種可能,比如珠海橫琴與澳門是深度合作,廣州南沙是全面合作,深圳前海是深化改革。每一個都市圈應該在其擅長的職能里為大灣區服務,而不是全面綜合發展。例如在科技創新方面,深圳抓住新一代產業前沿,用信息化帶動工業化,推動全產業鏈創新發展;廣州應構建便利的軌道體系和樞紐體系;香港則發揮其在高校、多樣性創新生態等方面的優勢。

      總的來看,要理解大灣區的本質,一定要站在國家戰略視角,不能只在廣東省內談,一定要將香港和澳門納入??梢哉f,從尺度上看整個粵港澳大灣區就是一個巨大的“圈”。這其中最困難的是邊界上的融合,如廣佛、深莞、深港、珠澳邊界地區,呈現復雜性和多樣性,涉及不同的制度、成本和治理水平,還處在從低端的勞動密集型向資金密集型、創新密集型發展的階段,離舊金山灣區等世界領先的科技創新區還有很大差距,需要補齊短板。

      跨界地區是區域協同的重點,尤其是臨近核心城市的區域。深圳都市圈的臨深地區,有哪些創新的合作模式、體制機制值得推廣?

      方煜:處在起步階段的深圳都市圈,目前重要的任務之一是解決深圳成本上漲、空間有限的問題。根據都市圈的一般發展規律,30公里左右是第二圈層,例如上海市中心與外圍地區之間有五個新城作為節點過渡,東京都市圈也經歷了從單中心到中心網絡化的過程。但深圳中心區的格局呈現組團化,沒有一個人口千萬級的“大團”存在。最重要的,都市圈的邊界一定要產生中心的疏解和外圍的反哺,在這樣的對流下,建立高質量的都市圈內部合作,否則就是一堆城市,而不是一個都市圈。

      對于深圳都市圈,更多還是要從治理層面突破。尤其是要解決不同治理行政主體的問題,深圳和東莞的發展意圖不一致,如何才能共享共贏共建。結合發展實際,邊界地區的一體化、同城化還比較遙遠,首先要達成共識,才能進入下一個階段。這方面上海走得比較早,昆山、花橋地區很早就開始了協同工作,跨界地區與中心已經在對流。而深圳邊界上的流量更多反映鎮街層面的對流,沒有跟中心發生關聯,也就是說還沒有到都市圈的層面。

      如何用都市圈高級階段的發展模式,逐漸去替代原來的組團、鎮街發展模式,以及扁平化、世界工廠的模式,是一個不斷自我迭代和升級演進的過程。對比上海大都市圈已經在完善對流,深圳都市圈還處在建立對流的階段,主要是如何將深圳市內的高新技術產業,從核心地區拓展到外圍。由于特區有圍欄效應,大家對于走出去還沒有思想上的準備,都是被市場逼著在走。隨著都市圈治理形成共識,將更加按規律辦事,主動為之,在更大范圍內布局產業鏈、創新鏈。這方面已經有了一些探索,比如華為搬到坂田,又搬到東莞松山湖。

      跨界地區是深圳都市圈建設發展的主戰場。如果福田、南山的金融、科技產業要擴散,第一站就要到這些跨界組團,也是下一步差異化發展的主要承載地。這些組團各有特色,承擔不同的角色,包括發展科學城、世界級ICT產業基地、新能源、智能制造等,呈現產業多樣化的發展趨勢,但尚未達到都市圈對流的高級階段。未來希望借助邊界地區靠近核心區的獨特區位,發揮主戰場的作用。

      深汕特別合作區是我國首個特別合作區,在區域一體化發展方面具有示范意義。請問深汕合作區在產業合作、交通互聯、服務共享、機制協同等方面有哪些做法值得借鑒?

      方煜:相比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中三地發展較為均衡、經濟較為發達,深汕特別合作區并不是強強聯合的概念。廣東省要實現全省高質量均衡發展的首要工作就是核心城市發揮帶頭作用。深汕合作區不可能在短期內解決都市圈核心職能疏解的問題,更多的是起到帶動汕尾和粵東融入大灣區發展的作用。

      3.png

      // 圖3 深汕特別合作區區位

      來源:深汕特別合作區官方網站http://www.szss.gov.cn//sstbhzq/ssw/xxgk/ssgk/index.html

      2017年開始按照深圳的第十一個區來建設深汕合作區。產業合作方面,深圳的企業總部、研發基地、產業基地等優先考慮疏解到深汕合作區,使其深度融入深圳戰略性新興產業與未來產業體系,引導創新要素集聚,成為深圳創新拓展新片區。交通互聯方面,由于與深圳之間隔了惠州,距離較遠,需要逐步強化鐵路、高速與深圳的交通聯系,目前廈深鐵路已開通,深汕高鐵也在建中,將實現半小時抵達深汕中心區。服務共享方面,通過深圳財政、資源轉移,構建與深圳一體化、共建共享的公共服務設施體系。目前深汕高中園已開工建設,包括深圳中學等3所高中及1所職高,將在未來提供1.14萬個普高學位。

      從長遠來看,深汕合作區需要解決融入都市圈的機制問題。嚴格意義上來說,深汕合作區比都市圈下的區域合作力度更大,相當于用行政的方式解決了垂直管理。這種方式很難應用到整個都市圈,區域層面的治理一般是合作制,不改變行政屬地。在這個視角下,應該充分發揮行政優勢。

      深圳都市圈在低碳發展方面走在全國前列,您認為應如何進一步守住生態底線,實現雙碳目標?

      方煜:深圳都市圈碳排放總體比較低,但內部極不均衡。2017年深圳、東莞、惠州的單位GDP碳排放量分別為0.16、0.58、1.03噸/萬元,東莞是深圳的4倍左右,惠州是深圳的6.6倍。從區域層面來看,與全國的0.78噸/萬元相比,并沒有真正進入“雙碳”的高質量發展階段。深圳轉型比較早,特區四十年發展這么快, 90年代抓住了信息高速公路機遇,出現了華為、中興等企業,實現“彎道超車”,切入到技術革命賽道,走到了信息產業的前沿,將碳排放規模增長的階段繞過去了。但東莞和惠州還有很多勞動力密集型和資本密集型的產業,對能源還有很大的需求。

      對于粵港澳大灣區,也是要解決碳排放平等的問題。從全球城市到鄉鎮,大灣區涉及所有的碳排放類型,由于經濟總量大的城市碳排放效率高,整體表現較好。下一步還需要通過都市圈來實現均衡發展,實現系統性再造,盡快實現碳中和,這樣對于深圳來說更有先行示范的意義。

      實現碳中和的壓力還是很大的,甚至需要增加碳匯來抵消一些碳排放。另外也要改變生產方式,產業發展模式決定了大量的高耗能產業仍分布在周邊城市,如何納入都市圈的生產體系或低碳的生產方式中,用都市圈的發展思維和規律,還有一次享受紅利的機會。比如,打造世界級產業,需要強大的產業鏈、供應鏈轉化的過程。原來的勞動力密集型產業或高耗能產業,就有可能轉型,進入信息產業或新能源產業。深圳目前更多的是靠市場推進,在促進低碳發展方面具有產業優勢。政府也鼓勵使用清潔能源汽車,比如深圳所有的公交車都是新能源。

      當然也存在一些挑戰。過去對芯片產業不像上海這么重視,一方面由于空間有限,另一方面考慮到芯片產業的污染問題,傾向發展更低碳、更綠色的產業,但最近也有很多工業園區在準備發展芯片。對深圳來說,芯片的需求量大,但生產在外地或國外,面臨如何在低碳視角下去應對挑戰的問題。

      您對深圳都市圈和全國都市圈未來發展有什么期望?

      方煜:從發展趨勢來看,城市化、全球化面臨巨大挑戰。根據我們發布的《“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全球城市報告(2021)》,區域化似乎日益成為一種新的全球化形式。過去說世界是平的,我們參與全球分工,人口迅速集聚,城市化甚至城市群化快速發展。但在這種全球分工下,我們并沒有掌握全球發展的主導權,很多城市群都處于跟隨狀態,承擔世界工廠的作用,在產業鏈的地位也不高。另一方面,現在我們也可以說世界還是“尖”的。高質量發展首先是青山綠水、人民幸福,還要能培育尖端技術。這兩個理論并不沖突,“尖”主要是創新的本地化。要以城市制造、城市創造,走向城市創新,從專利發明走向科學發展,來帶動系統性全局性的跨越。

      這是發達國家的優勢所在,全球化并不會導致創新功能的疏解。因此,尤其對于沿海地區肩負國家戰略的城市群,搭建起以科學發現帶動產業專利,再帶動對人才的吸引力或歸屬感,這樣的城市群或都市圈才能真正走向世界級。

      4.jpg

      // 圖4 全球價值活力城市格局

      來源:《“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全球城市報告(2021)》

      通過創新,可以更高質量地實現綠色韌性、人民城市等發展。沒有創新的系統和創新的空間格局支撐,都市圈無法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也難說是高質量發展的。在一定層面上,深圳都市圈是以創新為本質的都市圈,應為都市圈的創新發展做一些探索。如何從深圳制造、深圳裝配走向更尖端化、更復雜化、更高端化的深圳,通過都市圈實現從模仿山寨走向創新策源和科學發現,來引領“科-產-城”發展的新時代。因此,需要更頂尖的職能落到深圳都市圈,這是未來發展的必由之路,包括有大量的諾獎級科學家,巨大的前瞻性科學發現,一些重要領域上的突破,帶來細分領域里的大量專利生成。都市圈內的制造業也有可能重新利用強大的供應鏈,組織新一輪的產業升級。這樣在逆全球化過程中,發揮先進性和引領作用,才能更平等更有效地進行交流。這是目前都市圈高質量發展面臨的共同挑戰。

      相關新聞

      學會聲音

      更多

      規劃動態

      更多

      規劃會客廳

      更多

      科學普及與科技創新協同發力,為世界科

      亚洲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
    1.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2.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3. <tr id="l0no5"></tr>

        <p id="l0no5"></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