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 <tr id="l0no5"></tr>

      <p id="l0no5"></p>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官方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城市規劃網> 資訊 >規劃會客廳 > 正文

      王凱:新常態下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的應對思路

      2015-05-25 10:35 來源:中國城市規劃網

      編者按:

      2015年5月16日,第四屆金經昌中國青年規劃師創新論壇在同濟大學隆重開幕,中國城市規劃學會理事、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王凱副院長應邀出席論壇,并作了題為《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中的新思維》的報告。報告結束后,王凱副院長接受了中國城市規劃網記者的專訪,對京津冀的規劃目標、主要思路、頂層設計等方面問題作了進一步的解答。他指出,在實現京津冀協調發展目標上主要有兩個思路,一個是問題導向,一個是目標導向。選擇把京津冀打造成世界級城市群的主要原因在于它的首都地位和區域性影響。

      解決當前問題、明確遠期目標,建設世界級城市群

      中國城市規劃網記者:京津冀協同發展作為國家三大戰略之一,其規劃目標是什么?實現這一目標的主要思路有哪些?

      王凱:規劃目標主要有兩方面,即具體目標和長遠目標。具體目標,即按照中央的要求,有效地疏解北京過多的職能和過多的人口。長遠目標,就是通過區域協同發展,構筑一個北京、天津、河北協同發展的一體化的職能體系和一體化的空間發展的目標,這個概括性的說法叫做建設以首都為核心的世界級城市群,這個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國家目標,也是長遠目標。京津冀發展起來以后,能夠有效地帶動中國北方地區,特別是“三北”地區的社會經濟的發展。

      實現這一目標的思路有幾個方面,但最重要的主要有兩個,第一,問題導向,要解決當前存在的問題。京津冀存在的問題有很多,包括北京人口過多、職能過于集中、整個京津冀地區的資源環境已經過度承載、產業“斷崖效應”等等。通過解決這些問題,我們才能夠實現協同發展。第二,目標導向,我們要形成一個有競爭力的城市群地區?,F在中國在國際上已經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我們只有在全球競爭當中處于一個高端的地位,才能夠帶領一個國家,實現總書記講的“中國夢”這樣的“兩個百年”的目標。

      在具體分析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是資源環境承載力的分析,分析在有限的土地、水等資源之下,我們有多大的人口承載量。還有一點是國際經驗的借鑒,或者先發地區的經驗借鑒,因為北京是一個大城市地區,紐約、倫敦、東京這些大城市地區已經發展很多年了,有些經驗可以借鑒。

      全球決策管理、區域樞紐,助推京津冀國際化戰略

      中國城市規劃網記者:我們在這三個大的戰略當中,為什么要把京津冀打造成為一個世界級的城市群,而不是選擇長江流域或者其他地區呢?

      王凱:中國參與全球競爭,我們認為核心的就是沿海的三大城市群,珠三角、長三角和京津冀都有條件。但是我個人理解,對于這么大尺度的一個國家來講,不是說一個,不僅僅是長三角或者京津冀。京津冀作為一個參與全球競爭的目標,第一,有它的特殊性,它的特殊性就在于它的首都地位,首都在國際政治、經濟、文化當中的地位,一般城市替代不了,這次亞投行設在北京就是一例。第二,京津冀作為國家戰略,有區域性的影響,因為它的區位很特殊,從“一帶一路”的角度來講,天津的港口作用,是從東到西橫貫北方地區,從新疆霍爾果斯出境,到歐洲的一個最主要的通道。首都機場也是國內航空運輸最主要的一個門戶。目前首都機場的吞吐量達到了8千萬人次,居于全球前三,但它的結構更加重要,大量的境外的來往客人,這是國際化的很重要的標志。所以京津冀作為一個國家戰略有它的價值和特殊的意義,這方面的東西可能上海和廣州就替代不了,當然,我不是說上海不重要,上海在全球的經濟、貿易方面影響力可能更大。

      控水節水、軌道成網,解決發展中的制約問題

      中國城市規劃網記者:既然說到打造這樣一個世界級的城市群,而我們現在的問題又實在是太多了,特別是水資源約束、高鐵交通帶來的時空格局變化對整體空間結構重組又有何影響呢?

      王凱:水資源是最敏感的問題,第一,從量的角度講,現在我們總的要求是水資源的量要嚴控。因為過去有一個不好的做法就是缺水就調水,東邊沒有從西邊調,北邊沒有從南邊調,我們不贊成這樣做。一個地區的發展,總的來講還是要以既有的資源為前提。所以說從水量的角度來講,我們希望目前的水量就作為一個極限,不要再去擴了,目前已經是南水北調的水了,我個人不贊成再上其它的工程。第二,從節水的角度講,我們過去浪費太多,節水方面,包括水循環使用,做得不到位。其實水從上游到下游的量沒有變,你用得好的話是多次循環的,像新加坡、歐洲已經做到了二次、三次的循環使用,這方面我們要注意。

      交通方面主要是交通方式的問題,現在比較集中的一個觀點是“軌道上的京津冀”,我們過去二三十年是大量發展高速公路,汽車交通是點到點,從使用角度是便捷的,但是對能源的消耗、對土地資源的占用大大高于軌道。在歐洲,特別是北歐、西歐通過軌道網的實現,對地區的可持續發展、綠色發展有很大作用。這次我們明確提出來“軌道上的京津冀”,具體說是分幾個網,一個是客運專線,就是時速300到350公里以上,它是長距離的;第二是城際網,北京、天津、河北主要的城市在一小時內可達;第三就是像北京、天津這樣一些超大城市或者特大城市,要建郊區鐵路;第四就是城市內部的地鐵。通過這么幾個層級的軌道網建設,而且換乘便捷,至做成同站臺,實現軌道交通對城市空間結構的重構和引導。

      北京問題、區域協調,通盤考慮確保規劃實施

      中國城市規劃網記者:無論是水資源還是交通,都離不開宏觀的調控,離不開頂層設計。早在83版的北京總體規劃中就已經提出要疏解北京的一些非首都的職能但是沒有很好的落地,吸取以前的一些經驗教訓,怎樣來做好頂層設計呢?現在有沒有具體的操作措施?

      王凱:北京的總規從改革開放以后到現在是第三次了,十年前我們有2005版,前兩版都明確提出來首都功能的凸顯,以及非首都功能的調整,之所以沒有實現好,一方面計劃經濟的思路并沒有停止,過多的優質資源在北京配置,所以吸引了大量的人口。高端的東西越集聚,它帶來的相關產業和相關的服務就越多。這在下一步規劃里已經提出來了,有些東西要拿出去,不是說簡簡單單拿低端,低端是為高端服務的,所以要從源頭上治理。什么叫首都職能?按照中央的要求,就是四個中心,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科技創新中心和國際交往中心。政治中心不用講,另外三個中心是北京該做的事情,因為北京過去這些年經濟中心做的工作太多,包括汽車制造、大量的低端制造業,我們覺得這一點要剝離,剝離了這一點才能把鏈接下面的很多東西帶出去,帶出去的同時就帶動了河北的發展,因為河北處在經濟的洼地,招商引資也沒有優勢,也沒有一些特別的政策和優惠,非首都職能的疏解和區域協調發展其實是相輔相成的。另外,我一直也有一個觀點,就是首都職能也是可以區域化的,為什么這么講?政治職能當然很難,但是文化、科技創新和國際交往是可以區域化的,首都第二機場已經在河北范圍之內了,很多國際活動也不一定都在北京,今后我們有更多的國際會展、國際會議可以利用北戴河、廊坊、保定。所以我覺得解決北京的問題,嚴格意義上講,確實又回到了規劃上那個經典的話,即“好的城市規劃是區域規劃”,就是這么一個事情,因為僅僅在北京的范圍里考慮所有的問題是無解的,只有放在區域層面,把它的職能做一個統盤的考慮,再加上資源環境有一個前置性的約束,然后有一個綠色的發展方式,才是可行的,當然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以上采訪稿已經專家確認,轉載請注明來源)


      相關新聞

      學會聲音

      更多

      規劃動態

      更多

      規劃會客廳

      更多

      陸銘:治理城市擁堵不必限制外來人口

      亚洲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
    1.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2.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3. <tr id="l0no5"></tr>

        <p id="l0no5"></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