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 <tr id="l0no5"></tr>

      <p id="l0no5"></p>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官方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城市規劃網>資訊>學會聲音> 正文

      城影相間,初心始現

      2018-05-14 09:46 來源:中國城市規劃網

      導讀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對四川、甘肅、陜西等我國西部地區造成嚴重的自然環境破壞、人民生命和財產蒙受重大損失,這場地震成為全中國人民心中難以抹去的一道傷痛。

      今年正值“汶川大地震”十周年,2018《城影相間---汶川十年、規劃行動》影像展在北京、上海兩地同期舉辦。展覽通過紀實和人文類的影像作品、音頻視頻、草圖模型、研究文獻等體裁,回顧各界參與抗震救災、眾志成城的精神氣概,再現災后“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團結精神和災后重建的建設成就,緬懷災害的苦難和逝去的生命。

      本文為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教授級高工楊保軍,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副理事長、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清華大學中國新型城鎮化研究院執行副院長尹稚,視覺文化批評家、著名策展人鮑昆,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城市影像學術委員會主任委員、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王偉強為展覽所做的序言。

      楊保軍:城影相間,初心始現

      楊保軍 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

      時光荏苒,眨眼間“5·12”汶川特大地震已過去十年,回想起當年的慘烈景象仍令人潸然淚下,但隨后從悲壯走向豪邁的災后重建更令我們心懷感動。

      十年蛻變,昔日的災區又已是花團錦簇、生意盎然的美麗家園;十年檢驗,也讓我們能夠更加平靜、理性地評價重建的過程和成效。

      吳良鏞先生說,“我們正處在一個偉大的時代,我們要無愧于這個時代”。正是這個偉大的時代賦予了規劃師、建筑師新的歷史使命,讓我們在汶川、北川、青川……的重建實踐中不斷吸取中國優秀人居文化傳統的豐厚養分,從地域、民族、歷史與時代的多維角度探索中國城市與中國建筑的現代表達。

      眼前每一幅作品都是規劃師、建筑師等重建工作親歷者對災區浴火重生的記錄,既有傷痕累累的大地、支離破碎的家園、眾志成城的救助,也不乏匠心獨運的創作、淡妝濃抹的鄉韻和詩意棲居的情懷。光影交錯之間,人性與自然相互應和,讓歲月在鏡頭下吐露出心聲。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影像合為史而攝。影展雖改變不了歷史,但卻能帶我們走進歷史。每個凝固的瞬間都映射了攝影師的剎那之念和永恒之心,是對現實生活的思考、提煉和表達,它好比火種引導我們用直覺去感悟世界,進而觸發對當今社會的感染和啟發。酒逢知己飲,詩向會人吟,愿觀者能從作品中感悟到剎那與永恒的文心影境。

      撫今追昔,災難已成過往,逝者業已安息;展望未來,重新發掘社會傳統的無窮魅力,不斷塑造千家萬戶的家園景象能否成為我們當前的情感共鳴?

      尹稚:珍惜當下,無懼來生

      尹稚 學會副理事長、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清華大學中國新型城鎮化研究院執行副院長

      十年一瞬間,白駒過隙,那段黑色、悲壯、而又充滿華彩的歲月已深埋在心中最隱秘的角落中了。08年從災區回京后很長時間,我都不想再看任何與這場災難相關的影像,不想再睹山河破碎、生靈涂炭。好在王總深懂我心,所選片輻使我免去了再一次心靈的煎熬和折磨。

      成都比之唐山確實是一座值得慶幸的城市。四川盆地堅實的底盤和厚實柔軟的大地,使得劇烈的震波在進入盆地邊緣時迅速地衰減了,否則很難想象一座數百萬人口的城市,在高烈度沖擊下的景象。512當天成都街頭迷茫的無所依靠的人群,惶惶無衷時,我正在辦公室與住建部唐凱司長通電話,做帶隊去災區的準備工作,因我有西藏工作的經歷最后定下我帶清華的隊伍進震中汶理茂地區,520清華的規劃隊伍已在映秀河灘和汶川縣城河邊縣建設局危房包圍的壩子上,安營扎寨開始工作了。而在成都等待批準進入災區核心的四天中。聚源----不知道現在網上是否已把這個詞從敏感詞中刪去了。在我心里,它成了永遠的痛。時常感嘆有多少人禍借天災的名義得以掩蓋,真相只能留給更長的歷史去訴說了。無論如何5月18日站在聚源中學廢墟上的一幕都無法揮去。家長們撕心裂肺的哭聲駐留在了心里。當時我只拍了廢墟上一束半干枯的花束,被《住區》雜志用作了封面去訴說一種無言的悲憤。

      汶川干熱河谷(攝影/尹稚)

      記住全國乃至全球對汶川地震的關注和支援無疑是必須的。這也是中國政府在重大災害面前第一次向世界展開傷痕累累的胸懷,擁抱超越意識形態,超越種族膚色的大愛。坐陣汶川縣城,兼顧汶理茂三縣重建時,也經手評審了百余項項目方案,其中的佼佼者不少后來得以實施,重塑了這片山水人文。規劃、建筑、園林等與建設相關的從業者共同感受了一段空間團結、自覺奉獻的時光。

      從汶川到成都正常情況下一小時的車程,在當時是那么的遙不可及。南繞大渡河、北繞九寨黃龍是當時的常態,幾進幾出莫不如此。最難忘的是穿越無數塌方區時以命相托的觀察哨,紅綠小三角旗的起落成就了危若累卵的生命線的日斷日續。從百花大橋殘體繞進山谷能感受到從震源涌出的干石流掃蕩一切的力量。一塊密封好的震源石從此成了我辦公桌上一直的擺件。第一次上蘿卜寨,我的牧馬人是從塌落的二塊巨石的縫隙中“擠”過去的。聽著車體與巖石磨出的尖厲噪聲,不得不嘆服這款車的耐操性。而沿著剛搶通的一米多寬的工字小道開上黑虎寨,更讓人脊背發涼、汗毛倒豎。記得開下來時,同事們寧可選擇步行一小時,也不忍再歷生死,車上只剩下我這個孤獨的駕車人,生死一念,永生不忘。

      汶川干熱河谷(攝影/尹稚)

      毫無疑問,這場驚天大災及隨之而來的舉一國之力的災后重建,徹底改變了災區的面貌,三年內的投入往往遠超當地建國后數十年投資之總和,但這僅僅是物質層面的飛躍,更重要的是這場生死挪移,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走向、價值理念。不少人因此第一次感受到大山以外的世界,不少人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不少人以更真誠的態度擁抱生活。從大愛無疆到公民社會的覺醒仿佛在一夜之間。所以有人講那是公民元年,也是多元參與的元年,也是自下而上重塑社區生活的一個高潮的起點。

      珍惜當下,無懼來生,好好擁抱生活吧,在感動他人前先感動自己,這大概是街頭無畏歌者的內心獨白。

      震后70天在震中渡過,多少世態炎涼,多少悲歡離合,多少英雄豪氣,多少慷慨悲歌。

      感謝王偉強兄選了一組山河破碎,而不是人間悲泣的片子,山河破碎十年足以重生,人間離別豈止三生三世,好在桃花依舊笑春風。

      鮑昆:天之下——自然·城市·人

      鮑昆 視覺文化批評家、著名策展人

      經濟與政治的需求是城市走向龐大體量的根本原因,但其復雜的運行機制又使得城市在演進中時常失序,因此城市的發展也潛含著各種安全的危機。強大的自然力量本身就是對城市安全的重大威脅。地球就像一個喜怒無常的怪獸,經常對城市施與毀滅性的報復。各種自然運行產生的災害就像咒語,在警告人類需要小心。從這個角度上看,自然與城市一直存在一種潛在的對立關系。

      城市建設的專家們不但要在城市規劃和建設中一直保有強烈的安全意識,而且還要在災害之后對破損的城市進行修補和療傷。這一工作既是物質性的工程,也是精神文化的再建。

      由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城市影像學術委員會舉辦的《城影相間》影像雙年展覽,是一個從影像角度探討城市規劃與生活關系的學術性展覽項目。本年度展覽的,主題定為“汶川十年、規劃行動”,展覽內容就是以在汶川地震的災害與重建中所產生的各種紀實性影像作品,對十年前的這一重大災難進行紀念和反思,同時也期望通過這個展覽,提升社會公眾對于城市規劃建設與災害之間的關系認識。

      十年彈指一揮間,飛速發展的中國,已經逐漸接近了真正意義的城市化。但是相比于在茫茫宇宙中運行了幾十億年的地球,人類的歷史也不過是短暫的一個段落,而中國城市化則更像是其中的瞬間。宇宙、地球,與我們人類來說意味著什么呢?借用本次展覽中藝術家成文軍作品 “天之下”的概念,它們就是“天”,我們是天下的生靈。

      愿“天”護佑我們,我們與“天”同在。求和諧。

      王偉強:汶川十年的影像思考

      王偉強 學會城市影像學術委員會主任委員、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

      空間是社會的發生器,人與空間的關系、人與人的關系構建了我們的空間—社會系統范式。因此,調適人與自然的生態和諧關系、人與人的社會和諧關系,是城市發展中持久的議題。今天我們舉辦“汶川十年、規劃行動”影像展,作品所表達的正是對汶川特大地震及災后重建的社會意義所進行的人文思考。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尹稚的組照“2008年5月的汶川干熱河谷”,將視線偏移出地震對建設環境的破壞,聚焦于自然的山川、河谷和森林。30多年來,依托工業化與城市化的迅猛發展,我們的城市建設以“一年一個樣、三年大變樣”的速度,“人定勝天”地改造著自然,對自然的破壞逐漸加大,人們的城市安全意識慢慢淡漠……尹稚用鏡頭描述強震破壞之下自然地景噬血的傷口,以冷峻的視角,提示人類在自然面前的渺小,喚起我們要更為重視人與自然的和諧關系及城市安全的意義。

      與很多人一樣,攝影師成文軍當年第一時間奔赴地震災區,盡自己所能開展救助。在此期間,他的拍攝盡量以平等的關系避免對被攝者產生二次傷害。在他的“在人間”系列作品中,展現的災民是豁達而樂觀的,安置是整潔而有序的,援助是奔騰不息的。即使家園盡毀,農民老伯仍然閑庭信步般地在田里噴灑農藥;盡管蝸居帳篷,即使只有三包香煙,老板娘還是樂呵地開著小賣部。這不僅是災民的肖像,更是成文軍等萬千志愿者的心相。志愿者們所展現出的大愛無疆,是社會責任感的體現。有人將這一年稱為自下而上、多元參與的元年,亦是探索社會治理路徑,建構社會和諧的元年。

      新北川新生活(攝影/王偉強)

      “國家隊”的災后重建成就可圈可點。由山東省對口援建、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和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規劃設計的北川新城,表現出了中國的速度、品質和智慧。一個遠期規劃10萬人口、近期建設5平方公里的新城,居然在18個月里竣工交付,且其中涉及了各項建設工程交叉、基礎設施交叉、工地重疊、材料運輸等問題,其難度可想而知,但“國家隊”硬是把不可能變成了可能。北川新城規劃所表現的理念和手法,將水道、風道、綠廊,與小街區、密路網疊加,使得城鎮布局結構具有教科書般的理性又不失活躍。其公共空間所演繹出的市井生活充滿活力,堪稱城市設計的典范。對此,攝影師席子、歐陽均軍和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規劃師孫彤等都有各自側重的視角。

      令人嘆為觀止的成都彭州白鹿鎮領報修院的修復,也是中國智慧的體現。在成文軍的作品中,我們曾為領報修院垮塌后僅剩部分殘墻而感到惋惜。但萬鈞在2013年通過大畫幅的拍攝,嚴謹地勾勒了這個國家級文保單位修復的高超水平。修復后的領報修院,展現了對“舊”的尊重保留,新舊交織,相得益彰。

      兩代規劃師對話都江堰(攝影/王偉強)

      今天我們思考汶川災后重建的社會意義,愿借用十九世紀龐貝古城修復專家朱賽佩·奧雷利Giuseppe Fiorelli的話來說:“我們修復的是未來”。

      請點擊查看H5線上展覽

      更多影像將在后期以線上影像展覽專題的形式呈現,敬請關注

      相關新聞

      學會聲音

      更多

      規劃動態

      更多

      規劃會客廳

      更多

      提升聯動效率 促新型城鎮化政策落地

      亚洲一本之道高清在线观看
    1. <big id="l0no5"></big>
      <td id="l0no5"><ruby id="l0no5"></ruby></td> <acronym id="l0no5"><label id="l0no5"></label></acronym>
    2. <td id="l0no5"><option id="l0no5"></option></td>
    3. <tr id="l0no5"></tr>

        <p id="l0no5"></p>